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2019-01-03

锈迹斑斑的人造建筑里,弥漫着潮湿的海风和挥之不去的柴油味。在英吉利海峡怒涛之中,密码朋克瑞恩·莱基(Ryan Lackey)创造了为数据自由而生的仙境。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通证通研究院 × FENBUSHI DIGITAL 联合出品

文:宋双杰,CFA;唐皓

特别顾问:沈波,Rin

锈迹斑斑的人造建筑里,弥漫着潮湿的海风和挥之不去的柴油味。在英吉利海峡怒涛之中,密码朋克瑞恩·莱基(Ryan Lackey)创造了为数据自由而生的仙境。

1 莱基理想中的仙境——避风港公司(HavenCo),免于审查的数据中心

1.1 《个人主权》——避风港公司启示录

在1997年,全纽约最大的出版社之一,西蒙和舒斯特出版社出版了《个人主权》。作者受到了密码朋克的政治哲学的启发,书中省略了对于密码朋克行话的解释和那些对于技术的晦涩难懂的讨论,代替这些讨论的是一个惊人的设想。网络空间将会使民族国家消失。

作者之一的威廉·里斯·莫格爵士(LordWilliam Rees-Mogg)是英国公知领域的一位著名而极具争议性的人物。从1967年到1981年,他同时担任《泰晤士报》的编辑,英国艺术委员会主席以及BBC副主席。1988年,他成为上议院的终生成员。另一位他的合著者是詹姆斯·戴尔·戴维森(James Dale Davidson),一位保守的美国金融评论员和国家纳税人联盟的创始人。

在书中,莫格和戴维森预测道:“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活动被吸引到网络空间,国家在边境内的垄断力量将会减小。网络注定会取代传统的基于领土的国家。反主权和无法进行管制,互联网的这些特点让我们不得不质疑民族国家是否还能继续存在。”他们写道,“网络空间的虚拟现实”将会让那些暴力的欺凌鞭长莫及。“暴力,警察或军事力量的优势将荡然无存。暴力的时代结束了。在不久的将来,世界上大部分的商业将被“吸收到网络空间”,这是一个全新的治理模式。”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两位作者充满信心地说,“一个给力的天才”可以在网络战中取得与一个国家相同的影响。在网络世界,五角大楼并不比一些十几岁的聪明的孩子更强大。技术在未来的对抗中使竞争环境真正达成了公平:“体力上弱小和强大的人将在平等的条件下较量。”后果是深远的:“所有国家都必须重新配置力量,以增强他们对以下这些东西的抵抗力:计算机病毒,逻辑炸弹,受感染的硬件以及可能由美国国家安全局或一些青少年黑客监控的线路和后门。”

这本书一经出版就好评如潮。温哥华太阳报评级为“必读”,多伦多金融邮报将其描述为“发人深省”。类似的评论也出现在卫报和华尔街日报上。不用多说,密码朋克们也相当喜欢这本书。“《个人主权》讨论了密码朋克讨论的许多问题。不过,也有些人对这本书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这本书缺乏精确性,充满了浮夸的夸大其词。虽然这两位作者从未提及加密安那其状态或密码朋克,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本书为密码朋克们新兴的政治哲学提供了更广泛的知名度。

1.2 瑞恩·莱基——狂热的密码朋克

一些企业家在互联网泡沫崩溃之前的狂热岁月中接受了《个人主权》的想法。其中一个就是瑞恩·莱基。

瑞恩·莱基出生于1979年三月的宾夕法尼亚。在此后的数十年中,他陆续生活在美国和欧洲,安圭拉,西兰,迪拜和伊拉克。他是一名企业家和计算机安全专家。自15岁起,他成为了麻省理工大学的学生(之后因为财务原因肄业),在短暂的大学生涯中,莱基接触到了密码朋克,并且加入了密码朋克邮件列表。在参与密码朋克邮件列表的讨论时,查姆(Chuam)提出的数字现金一直让Lackey魂牵梦绕。于是,他在安圭拉(Anguilla),一些属于英国的群岛上开了一家电子货币创业公司。之所以选择这个安圭拉,是因为那些岛屿上政府的存在感很低。

当莱基还在波士顿当学生时,他就曾在麻省理工大学的服务器上协助维护密码朋克列表档案。他看起来就是一位教科书式的密码朋克:光头,苍白的皮肤,成天坐在电脑屏幕前,带有黑框眼镜。在他看来,隐私和互联网自由正在逐步陷入危险之中:各地的法律,尤其是美国的法律,在变得越来越严格,越来越独断专行。

1.3 西兰公国(Sealand)——远离审查的仙境

长久以来,一些加密的安那其主义者一直在苦苦寻觅一个离岸司法管辖区来运行那些保障网络自由的机器:邮寄中继器,加密服务器,以及挖矿数字现金的矿机。最初安圭拉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汤加也是如此。

不过,在1999年6月,莱基和海斯廷(Hastings)在欧文·斯特鲁斯(Erwin Strauss)的一本书“如何开始自己的国家”中发现了一个看起来更好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西兰公国,这是一个坐落于英吉利海峡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建造的防空平台。这座生锈的550平方米的平台坐落在两个巨大的空心浮桥上,距离位于萨福克海岸菲利克斯托海岸大约有7英里。在它之下就是波涛汹涌的北大西洋。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这座平台自然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事实上,当它刚被建成的时候,它有个非常炫酷的名字——“陛下的怒涛堡垒”(His Majesty’s Fort Roughs),曾经用来保卫泰晤士河口,防止德军从泰晤士一路飞到伦敦进行轰炸。上面配备了火力强劲的高射炮对准来犯的敌人。纳粹灭亡后,堡垒的军事用途也就消失了,怒涛堡转为灯塔之类的民用设备。终于,1956年,怒涛堡人去堡空,进入了遗弃和荒废的状态。

1967年9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退伍老兵罗伊·贝茨(Roy Bates)登上了这座废弃许久的平台,宣布该防空平台独立于英国,并将其作为生日礼物赠送给他的公主(他对他的妻子的爱称)。不出所料,英国拒绝承认公国的主权,美国,联合国和所有其他国际组织亦是如此。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1967年,一位英国人试图袭击堡垒,但在罗伊枪支和凝固汽油弹的强大火力下,堡垒并未被攻下。之后,英国当局下令罗伊投降并逮捕了他和他的儿子,但因为堡垒位于英国领海之外,所以法院认为它对国际事务没有管辖权。罗伊和他的儿子遂被无罪释放。罗伊认为,这是对他的国家事实上的承认。七年后,罗伊为西兰公国颁布了宪法,旗帜和国歌。1978年,一名德国商人,以及其他一些德国人和荷兰人试图入侵这座堡垒,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名德国商人被罗伊俘虏了。随后德国外交部登门磋商释放那名德国人,罗伊高兴地释放那名俘虏。因为他把这视作德国政府对他的国家的承认。至此,罗伊对这个防空平台的所有权变得名正言顺了起来。

1999年,罗伊王子罹患老年痴呆,这个防空平台上却没有任何医疗设施。所以他考虑离开他的国土。“皇室”家庭也表示,他们的国土可以被用于其他方面。这就中了海斯廷和莱基的下怀。同年11月,海斯廷第一次访问了该平台。他曾经在安圭拉搞过离岸金融和网络赌博,在那里他遇到了莱基。在考察了西兰之后,这两位企业家决定建立一个离岸的数据服务公司。

2

避风港公司——媒体趋之若鹜

避风港公司的商业计划承诺,避风港有限公司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数据避风港。莱基说到:“我们能在任何法律诉讼中都能保障你的人身安全。我们要让‘首家离岸法外数据中心上线啦!’的口号众人皆知。在我们这里托管数据和运营企业可以免于不必要的监管和税款。而且我们这里交通也相当便捷,如果以光纤中的光速计算,西兰距离伦敦的距离不到三毫秒。”

2.1 避风港公司——自由是个好主意

在《个人主权》的影响下,莱基认为,在互联网时代,自由将不是能够免费获得的东西。而需要自由的人们势必会为提供自由的公司支付其提供的保障自由的费用,所以提供这种保障将是门很好的生意。“靠电脑等硬件来与他人进行交易从而生活得很好,没有人必须蜷缩在政府之下”。他认为,没有大型中心体愿意失去控制个人的权力,所以为了实现这一愿景,他们必须在大型中心体力量最薄弱的地方建立根据地。除了南极洲以外,西兰公国是他们在管辖权挑战方面可以找到的最弱的国家。北海荒废的防空平台根本没有任何法律制度,没有一个警察,更没有军队,自然也没谁来执法或者镇压人民(虽然西兰一共也没几个人)。对于点燃夺回个人主权运动之火,西兰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起点。最起码,西兰公国也可以成为个人主权运动的据点,不断地为保证全世界个人的自由输出光和热。

2000年12月,西兰公国550平方米的国土上,避风港有限公司(HavenCo Limited)正式宣布运营。它向世人展现了一个绝妙的想法:离岸的,高带宽的,不被任何组织监管的信息服务。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莱基对公众声称:在生锈的钢铁甲板内部,是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网络设备:计算机,服务器,数据储存器。大功率的冷却设备保证它们随时支持高强度的调用。此外,三台冗余发电机组将网络设备停电宕机的可能性降到最低。高速的信息通道通过微波,卫星,光缆将为全球的客户提供全天候的高速数据服务。由于无需中间商赚差价,其服务价格也将远远低于欧洲大陆那些受到层层监管的数据服务提供商。

除了儿童色情,垃圾邮件和黑客攻击以外,避风港几乎提供一切你想得到的数据服务,包括IT咨询,系统管理,离岸软件开发和电子邮件等等。此外,由于西兰公国并非WTO或者WIPO的成员,因此存放在他们的服务器上的数据不受版权和知识产权法规的约束。也没有哪国能够审查它的客户需要处理的数据。

想要抵达避风港公司,只能通过船只和直升机。防空平台上四名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随时待命,他们可能是除了二战时期在平台上工作过的老兵以外最熟悉平台错综复杂的内部通道的人。他们随时准备着将那些不速之客扔到平台下方的北大西洋中。另外,他们的重武器也足以让任何想接近平台的别有用心的船只或者飞机三思而后行。另外几名技术专家执行核心设备的维护工作,由于西兰的恶劣环境和对于客户隐私安全的执着追求,执行普通的任务在这里也变得相当困难。例如,想要进入某些机房前必须带上专用的潜水设备。这即使对于熟悉平台的工作人员来说这也相当困难,更别说那些想要攻陷避风港公司的人了。

防空平台伫立在惊涛骇浪之中,岿然不动。似乎象征了避风港公司的承诺:他们将从大型中心体对网络自由的进一步压迫中保护客户的安全。

2.2 公海冒险家——《连线》杂志的封面故事

在避风港公司做了任何事情之前,《连线》杂志就已经预定了一个封面故事的档期。该杂志的记者Simson Garfinkel,在2000年1月,莱基第一次访问西兰公国时他就跟在莱基后面。莱基回忆到,这位《连线》的记者看起来非常容易受骗上当,我说什么他都信。

2000年7月,《连线》的避风港公司专题新鲜出炉,题目为《终极离岸创业公司》。“以数十亿美元的价格与公海冒险家见面!目标是!建立一个无人监管的大流量数据避风港!”在《连线》的封面上是生锈的防空平台与直升机停机坪。整个防空平台不仅仅是伸出海洋,它甚至直插云霄,一头扎进太空。俯瞰下去,下方是整个蓝色的星球。这个封面的象征意义甚是明显。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故事在《连线》上发布后,对于避风港公司来说,处理来自媒体的采访和记者的频繁访问比实际的业务运营花费的时间还多。与此同时,其他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莱基聘请了维斯达通信(Winstar)来运营从伦敦到平台的光纤线路。维思达是20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热潮的典型代表公司之一。但是,这个众所周知的公司,1999年的收入仅为4.45亿美元,并于2001年陷入瘫痪。连接西兰公国和伦敦的光纤连接从未建成,更不用说《连线》杂志夸夸其谈的“大水管”(大带宽数据传输线路)。成了的,只有一个龟速无线连接。

莱基说,实现避风港公司的理想必须依靠通过西兰铺设从伦敦到荷兰的无转接的光缆。那条光缆却成为了一个难以企及的梦想。直到最后,这个雄心勃勃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还不得不采用每秒1MB的数据传输速度。这意味着只下载一部普通的1.5 GB电影需要花费数十分钟的时间,同时其他活动就会变得很卡。“低带宽让我们无可奈何”——莱基

3莱基在仙境中的生活——艰苦而忙碌

与莱基和各大媒体报道的不同,西兰并没有几个常驻工作人员,更别提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了。从始至终,这位密码朋克在防空平台上的生活就相当艰难。最初,小规模的避风港公司团队在伦敦的前卫和时髦的码头区有一个写字楼可以办公。显然,生活在东伦敦比在寒冷的大海中的荒废防空设备上要来的愉快得多。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由于资金短缺,他们不得不住在西兰这一最便宜的住处。做好了永远搬到西兰的打算,莱基用罐头食品装满了整个食品室。海斯廷和他的妻子琼从荷兰带来了一只狗来到西兰。不过,莱基并不喜欢这只狗,这只狗会四处排泄,要知道在昏暗的金属通道里,在锈迹中分辨到狗的排泄物并避免踩到它们可并不容易。此外,这只狗会白白消耗他们的罐头。

如果有人来西兰,说要找有一名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类似的话,莱基可能会认为他想找科林。平台上的另一个人呆得久一点的人是科林,一位60多岁的英国看门人。这位来自英国的老绅士绝对称不上强壮,虽然说是全副武装,他的武器也仅限于手枪之类的轻武器。他时常打着手电在金属通道内漫无目的地巡逻,同时小心规避地上海斯廷的爱犬遗留下的排泄物。他和莱基的关系似乎并不太好。莱基如同随处可见的宅男一样,不是很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相处。于是,为了避免在幽闭恐怖的5000平方英尺的内部空间遇到科林,虽然莱基在英格兰海岸附近,但他选择按照旧金山时间作息。他白天睡觉,晚上醒来,要么呆在他的房间里休息,要么在数据中心调试各种电子设备。

莱基在生锈的金属通道中工作了了五六个月,甚至已经习惯了挥之不去的柴油味。在这半年里,他一直在忙着调试和修理他从美国走私的电脑装备。“我不是很在乎西兰的客观条件”莱基说。似乎,他住在另一个次元。

4 仙境的倒塌——现实与理想的距离

尽管《连线》杂志的宣传大获成功,但市场似乎并不认可避风港公司提供的服务,开始运营之后,避风港公司收到的订单数寥寥无几。在避风港公司牢不可破的机房中,总计五个坚固服务器机架,上面被莱配置好了总计45台服务器。但当它好不容易正常工作之后,却只租出去了其中的十几台。事实上,与媒体报道中有所出入的是,该公司从未成功筹集过足够的启动资金,甚至投资人闭眼瞎投的互联网泡沫中也没有。

很快,莱基不得不大幅缩减预算。雪上加霜的是,避风港公司的主要投资者之一,阿维·弗里德曼(Avi Friedman)由于担心千年虫问题从本来资金链就几乎断裂的避风港中拿走了投资款并将其换成现金存放在家中。随后,莱基只能开始尝试套现自己的信用卡,为了支撑公司,他不得不花更多的钱,然而他却没有。

生意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涌向避风港公司。仅在2000年夏天,三位创始人中的两位就相继跳槽并离开了这家创业公司。一年后,莱基设法维持了公司与大约10个客户的联系,他们主要是赌场。作为一位密码朋克,莱基在平台上运行了一个混合大师二型(MixmasterType II)匿名邮件中继器为全世界的人免费提供匿名重邮服务。在他看来,这是无比正确的事情,但对于公司来说,做这种不赚钱事可能并非是好的决策。根据避风港公司的商业计划,公司预计第三年将获得2500万美元的利润,然而实际上莱基三年后最终损失了22万美元。

2001年的一天,莱基站在平台上俯瞰身下的北大西洋。电话响起,是谷歌。谷歌希望让他能为他们提供工程相关的工作。但此时的莱基仍然相信属于密码朋克的数据避风港公司业绩可能会起飞。于是他拒绝了这个提议。

2002年,西兰公国的真正主人贝茨家族和莱基发生了矛盾,在现实的连续打击下,莱基心灰意冷地离开了他创立的避风港。

此后的数年中,没有了莱基的避风港靠着为几家网络赌博公司提供数据服务苟延残喘了一段时间。

可能莱基已经发现了,互联网时代,大部分普通人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网络自由或者网络隐私。而避风港公司的客户身份则暗示了那时的人们需要的只是赌博,庞氏骗局或是色情内容。于是,他的理想和努力成为了无本之木。

2008年11月,避风港公司在没有任何声明的情况下停止了服务。

防空平台锈迹斑驳通道里,服务器的嗡嗡声终于停息了下来。莱基的工作台上那本泛黄的《个人主权》,静静地等待着下个翻开它的人。

附注:

因一些原因,本文中的一些名词标注并不是十分精准,主要如:通证、数字通证、数字currency、货币、token、Crowdsale等,读者如有疑问,可来电来函共同探讨。

一群“疯子”在公海碉堡上建立了数字王国——区块秘史之二

原创文章,作者:币全。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币全

特邀作者

币全

聪明的投资者都在这里

总文章数: 42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