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2018-12-08

如何让公司在严寒中「登月」。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编者按:本文来自:链闻ChainNews(ID:chainnewscom),本文作者:链闻,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聚焦于以太坊生态的区块链孵化器 ConsenSys 有可能是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该机构创始人Joseph Lubin 接受链闻采访时曾表示,ConsenSys「在全球范围内雇佣超过 1000 名员工」。

这是一个区块链时代的庞然大物,一直光环缠身。Joseph Lubin 本身也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曾以首席运营官的身份与 Vitalik Buterin 一同创办了以太坊。2014 年,Joseph Lubin 离开以太坊,在纽约布鲁克林创建了新项目孵化器 ConsenSys,聚焦于孵化以太坊上的各类去中心化应用。市场传言称,Joseph Lubin 有可能是 ETH 代币最大的持有者之一,其持有的 ETH 价值曾经超过 10 亿美元。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ConsenSys 创始人 Joseph Lubin 

现在,随着加密货币市场陷入熊市,以太坊代币 ETH 持续下滑,连 ConsenSys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也必须重新寻找生存之路。

链闻获得的信息显示,Joseph Lubin 正在对 ConsenSys 进行架构调整,执行一个全新的「ConsenSys 2.0」重塑计划。按照该计划,已然非常庞大臃肿的 ConsenSys 将更注重效率,严格考核财务指标,要求旗下投资或孵化的企业注重创造收入的能力。此外,还将大刀阔斧消减表现不如人意的孵化项目,并且 ConsenSys 还确认将进行裁员,预计削减 13% 员工。

「我们必须保持,并且在某些情况下要重新找回,让我们异军突起的创业精神:简洁、坚毅!」在链闻获得的一封 Joseph Lubin 发给 ConsenSys 所有员工的邮件中,他写道。

美国时间上周五晚间 7 点 45 分左右,在该公司布鲁克林的总部已经下班之后的时段里,ConsenSys 全球 1000 多名员工都收到了这封邮件。

通过邮件,Joseph Lubin 提出,进入「2.0 时代」的 ConsenSys 将更专注业务表现,要在竞争日趋激烈中的区块链创业领域中保持竞争力,为此,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关注链闻公众号并在后台回复「1208」,即可获得 Joseph Lubin 撰写的 ConsenSys 内部邮件原文,了解「ConsenSys 2.0」重塑计划。

效率、效率、效率!

ConsenSys 可算是区块链行业一个大胆的尝试。该机构是以太坊上各种去中心化应用最著名的孵化者、开发者和推广者,其孵化和推广的各类以太坊 DApp 涵盖房地产所有权、身份管理、文件认证、商品交易、法律协议等方方面面。

「我们在全力培育的,是区块链技术推动下全新的去中心化经济生态中最基础的设施,是未来商业社会的最核心的要素。」Joseph Lubin 在旧金山接受链闻采访时曾表示。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ConsenSys 创始人 Joseph Lubin 在旧金山接受链闻采访

除了其从事的业务之外,ConsenSys 运作模式也曾经是一个极其大胆的尝试,它的组织架构、创造价值的方式和自身管理方法,不仅与传统产业的企业不同,与新兴的网络公司也完全不同。

Joseph Lubin 喜欢用「车轮」和「辐条」的关系来类比 ConsenSys 整体组织结构和旗下所孵化的各种项目之间的关系。在 ConsenSys 的体系内,每个孵化的项目都被称为「辐条」,项目的主要贡献者会拥有一定的权益。

在其理想的设计中,整个组织应该进行资源共享,每个项目,即「辐条」,之间进行协作的则是小而敏捷的团队,而 ConsenSys 的成员可以选择在 2-5 个项目中工作,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参与的工作和任务,抛弃那种自上而下分配任务的做法。这是一种舍弃了基于命令与控制的层级化组织结构的做法。

只是在实际上,ConsenSys 一直被批评机构臃肿,尽管尝试了员工自治,但是效率却大打折扣。

现在,在 ConsenSys 内部的管理变得更加精细化。据媒体报道,该公司正在采取动作削减公旅行经费,甚至开始打造自己的酒店比价系统,从而降低成本。

「我们在阶段性成果和时间表把控上将变得更加严格。」Joseph Lubin 在邮件中告诉员工。他说,ConsenSys 内部的单个项目依然灵活,但同时,公司整体变得臃肿不堪。 

他再三强调,需要更强的洞察力和更严格的业绩审查标准。「我们起步时不可避免的像是一种实验。以太坊和比特币也是如此,不过发展到现在,已经足以缴出一定的成绩,做出一些很酷的事情,制造出一些火花」,他说,「2.0 版本的 ConsenSys」需要更加专注、更加严谨、增强责任感。

12 月 1 日,以太坊联合创始人、ConsenSys 创始人 Joseph Lubin 连发 20 条推文,详细阐述了区块链技术和去中心化现状,举例证明如今的以太坊生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

他发表了如「区块链在解决实际问题,各国政府都意识到了。企业也意识到了。」「发展中国家正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跳过落伍的金融体系。」「区块链宇宙集结了众多开源英雄,我们都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市场,而是一场运动。」等等这样的观点。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市场,而是一场运动。—— Joseph Lubin

收益、收益、收益!

在重新打造一个高效组织的同时,ConsenSys 也在反思自己的投资策略。

Joseph Lubin 和他创立的 ConsenSys 让人艳羡的原因之一,是其持有大量 ETH。Joseph Lubin 一直被坊间称为「全球持有 ETH 代币最多的人」,在 2017 年数字资产价格飙升、尤其是 ETH 价格数倍暴涨的时候,ConsenSys 的广泛撒网进行投资的策略处处透着财大气粗的风格。

ConsenSys 的投资从来不局限于一两个项目,而是愿意看到区块链领域、尤其是以太坊生态百花齐放的局面,因此 ConsenSys 投资了众多基于以太坊的初创项目。ConsenSys 列出的已经孵化的「辐条」 项目,早就超出了 50 多家,这几十个项目分别处于不同的开发阶段,只是可惜,目前没有出现一个爆款 DApp。

ConsenSys 孵化的区块链内容分发创业公司 Civil 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

Civil 去年曾获得 ConsenSys 的 500 万美元投资,雄心勃勃地计划将传统媒体的内容搬上区块链平台,并且曾经传出不少振奋人心的消息。这家初创公司先是宣布和拥有 172 年历史的美联社达成合作联盟,将利用区块链技术的授权机制,帮助美联社追踪其内容去向及是否遭到非法剽窃。作为交换,美联社将授权 Civil 网络编辑部使用其内容。Civil 曾经信心满满地说,期待在线新闻市场全线运营后,生态中的所有在线编辑部都能得到美联社的新闻授权。之后,Civil 还宣布,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道琼斯、福布斯等老牌传统媒体进行合作。

以福布斯的合作为例,Civil 期待帮助福布斯在区块链上发布内容,还会通过区块链技术试验新型的与读者互动的方式,这个实验将从明年第一季度正式开始,届时将会选择部分文章发布在区块链上作为试验,如果结果满意,福布斯有意在明年晚些时候实现所有内容上链。

在这些好消息的推动下,Civil 计划发行 CVL 代币,希望通过代币发行,获得 800 万到 2400 万美元资金。ConsenSys 旗下另一家专门从事代币发行的初创公司 Token Foundry 则帮助 Civil 进行发币。

这看上去是一个完美的商业模式。但是,华尔街日报随后发出的一篇调查报道指出,Civil 尝试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道琼斯合作,均未成功,一直没有实际进展。

10 月中旬,Civil 宣布发行 CVL 代币失败,未能筹集计划中的发行下限,只能向参与代币发行的投资者退款。

ConsenSys 旗下代币发行平台 Token Foundry 最近出现人事大调整,CEO 已经离职,并且上周最少解雇了 7 名员工。Token Foundry 本是 Joseph Lubin 寄与厚望的一个初创项目,为区块链项目发行代币提供服务,不过在熊市之下,该业务举步维艰,正在进行业务模式调整。

ConsenSys 一直被质疑缺乏「造血能力」。在接受链闻采访时,Joseph Lubin 多次强调旗下业务有些已经能够带来收入。他说,「ConsenSys 旗下的学术业务,即培训部门,已经在挣钱,他们推出了 Coursera 课程,并且销售电子书和其他很多交易类产品;ConsenSys 旗下的安全审计团队从事大量的智能合约审计工作,由于需求量太高,只能挑选客户提供服务;此外,ConsenSys 旗下的咨询业务也已经挣了数百万美元。」

现在,Joseph Lubin 需要更进一步,推动 ConsenSys 有更强的造血能力。

Joseph Lubin 在向员工发出的邮件中提出,从现在开始,ConsenSys 旗下所有项目将接受三个指标的审查:收益,即投资回报;对以太坊生态产生的积极效果;以及社会效应。

「我们会更严谨的审查项目的阶段性成就和时间表,」Joseph Lubin 之后对媒体解释说,「当我们判定之前的想法是错的,会把这些项目解散。」他也不排除裁员的举措。

根据 ConsenSys 近日公布的公司声明,ConsenSys 将裁员 13% 的员工。该公司表示,尽管其对 ConsenSys2.0 感到兴奋,但在这个方向上迈出的第一步很艰难,公司正在精简业务的几个部分,包括 ConsenSys 解决方案、辐条和枢纽服务,这导致成员减少了 13%。

在致全体员工的信中,Joseph Lubin 指出,新的 ConsenSys 将围绕五个「支柱」展开工作。除了任何企业都会泛泛而谈的「通过创优文化和承担责任实现可持续业务发展」之外,同时要强调创造有形的价值,包括延续以太坊和 Web3.0 为核心的基础设施的建设,投资并建设可以创造价值的企业,这些企业应该实现有效、高效且开放的商业模式,等等。

于此同时,ConsenSys 旗下的风险投资部门,也将变成更类似传统初创企业加速器性质的部门。

这项工作其实在第三季度已经开始。今年 9 月初,ConsenSys 旗下的风险投资部门宣布设立一个名为「超光子加速器」的项目,在全球范围内遴选区块链创业公司加入该孵化器。ConsenSys 风投董事总经理 Kavita Gupta 当时告诉链闻,该加速器项目将整合 ConsenSys 旗下资源,邀请学术界、投资界专业人士,为入选的企业提供辅导和支持,10 周之后,组织项目展示期间的进展。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ConsenSys 风投董事总经理 Kavita Gupta

「超光子加速器」项目第一期刚刚结束。共有 16 家来自全球各地的区块链初创公司入选了第一期,其中包括来自中国上海的初创公司「FastX」。「FastX」是一个开发基于 Plasma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其创始人翁珉曾创立过移动应用「乐停车」。

To the moon?

带着多伦多口音的 Joseph Lubin 正经历着个人生涯中的一个不小的挑战。去年福布斯杂志在年初时把他列入「加密世界第二富有的人」,当时估计他的净资产有 50 亿美元左右。

推测的依据是,传闻称 Joseph Lubin 持有大约 5%~10% 流通的 ETH。

如果传闻如实,这在当时可是笔不小的财富。2017 年年初的时候,ETH 的价格不过 10 美元左右,到了 2017 年秋天时,一枚 ETH 的价格涨到了 300 美元,再三个月后,ETH 创下了 1389 美元的高位。

不过,又经过了跌宕起伏的 2018 年,ETH 的价格已经一路下滑到 100 美元以内。媒体对 Joseph Lubin 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福布斯杂志刚刚又发表了一篇关于 Joseph Lubin 的长篇报道,标题已经变成另外的味道:「危机中的加密人——Joseph Lubin 的以太坊实验是场混乱。他还能支撑多久?」

文章中干脆对 ConsenSys 的根本模式提出质疑:「ConsenSys 到底会在《哈佛商业评论》中以怎样一个案例结束?究竟它会改变公司的结构,还是一场灾难?」

这是一个好问题。只是估计只能时间来回答,Joseph Lubin 自己回答的都不算。

和著名的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一样,Joseph Lubin 也成长在加拿大。他在多伦多长大,父亲是位牙医,母亲则是已经退休的房地产经纪人。他毕业于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学习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专业。他的室友之一,是前华尔街明星对冲基金经理、目前在加密世界里鼎鼎有名的大亨 Mike Novogratz。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Galaxy Digital 创始人 Mike Novogratz

在大学里,Mike Novogratz 喜欢的是摔跤,而 Joseph Lubin 喜好打壁球。在目前,二人有一点相似:Mike Novogratz 现在也每每被媒体拿出来作为加密货币熊市中的一个「失败者」典型。

Mike Novogratz 创立的加密资产领域投资银行 Galaxy Digital 刚刚公布了第三季度业绩,只能用「惨淡」来形容。该公司第三季度亏损 4200 万美元,今年前 9 个月则累计亏损 1.76 亿美元。Galaxy Digital 的股价在业绩公布前一天已经下跌 20%,

只是和喜欢随着市场风向变动的媒体不同,Joseph Lubin 经历了太多市场的波动。

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以后,Joseph Lubin 一方面作为一名人工智能实验室研究人员,一方面也曾想争取成为职业壁球手。他当时的研究工作是帮助机器人打造神经和视觉系统。他早早结婚成家,有了一个儿子,后来离婚。

在干过几年编程、又在包括高盛的华尔街机构工作过几年以后,他了解到密码学,并掌握了如何用加密系统编写软件。他还开发了一套交易外汇和证券的软件,创建了一家基金公司,业绩斐然。他经历过几次金融市场风暴,早已经对此不再忧心。

2008 年金融海啸带来的影响让他反思,加上他早年对科幻文学、密码朋克文化的痴迷,让他对世界有了「准世界末日」的看法。他相信 9/11 是一个内部阴谋。他考虑在秘鲁或者厄瓜多尔购买土地,因为他预期金融系统会剧烈崩溃。不过,他最终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筹建了一座垂直农场,结识了一位牙买加模特兼女演员,并在 2011 年投资比特币。

最终是 Vitalik Buterin 的以太坊白皮书改变了Joseph Lubin 的生活,也让他投身到了以太坊的建立以及之后发展的整个过程。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我们行业正迅速收紧,高风险资产在全球范围内都遭遇价格修正,比特币价格下挫波及到所有的加密币种……很多 ICO 项目方都在卖币。但是,加密资产未来会有指数级的迅猛发展。」Joseph Lubin 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在发给员工的信中,Joseph Lubin 写的更加慷慨激昂。他说:「在 ConsenSys 1.0 时代,我们采用复杂的数学、工程学和创造性的哲学辩论,打造了一个实验室,旨在证明『登月』是可行的。现在,我们正逐步推动登月火箭的更新迭代,因为最终的检验标准是实现登月。」

「登月」其实是一语双关。

11 月初,ConsenSys 刚刚收购了从事勘探太空自然资源的初创公司 Planetary Resources。

Planetary Resources 是一家有故事的公司。这家公司于 2012 年在西雅图成立,由「X 奖金」基金会主管彼得·戴蒙迪斯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火星探索项目主管克里斯·列维奇联合创立。包括 Google 创始人拉里·佩奇在那,很多互联网大佬领域的知名人士都曾对其进行投资。只是可惜,多年过去,这家公司成效甚微,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一直等待救助。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在冬天自救

Planetary Resources 曾经信心满满的要开拓「万亿美元」的太空矿业资源,但是一直运营不佳,现在需要 Joseph Lubin 和 ConsenSys 来救助

Joseph Lubin 充当了拯救 Planetary Resources 的骑士。现在,他的责任还包括重塑 ConsenSys 这家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实现两家公司双双在严寒中「登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