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链与制作人 | 公链和联盟链只是不同的打法,联盟链也能建生态

2018-12-07

公链火热之时,有投资人认为公链才能做生态。

编者按:原”公链101“栏目,改名为“链与制作人”。

链与制作人 | 公链和联盟链只是不同的打法,联盟链也能建生态

公链泡沫过后,蛰伏一年的联盟链,借着“无币区块链”的监管东风又站上舆论高地。

国内区块链一词最早兴于2016年,金融界内。比特币大热之后,有学者发现比特币的底层技术——也就是“区块链”——拥有更大的应用前景。不过,彼时联盟链是更受关注的领域。

2017年,EOS 携 50 亿美元的空气而来,创下惊人的 ICO 募资记录;其超级节点选举造势空前。各种公链争相涌现,希望拿下“区块链 3.0”的解释权。公链,意味着生态、未来;还有巨额募资,以及发币。联盟链被公链支持者认为不是真的区块链,而且没法建成巨大生态。

风水轮流转。到了2018年下半年,公链步入熊市、未见落地、监管收紧,联盟链反而在落地和合规上更胜一筹。

趣链是国内较早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成立于 2016 年,主要专注于联盟链。在公链热潮的尾巴,今年6月初,趣链宣布了 15 亿人民币的融资。这可能是区块链股权融资领域迄今最大的一笔融资。

市场关注者都想问,趣链为什么能融那么多钱?在 WISE新区势大会现场,趣链创始人兼 CEO 李伟接受 Odaily星球日报专访,回答了这个问题,分享了他对区块链究竟能做什么、什么是区块链的真模式等问题的看法。

除了金融、游戏等行业,李伟认为区块链在公共治理领域发挥极大作用。比如现在要买房,居民需要住建、民政、国土、税务都要跑一遍,非常麻烦。“拿着资料在盖章”这个过程,就像在做线下的拜占庭。未来居民只需要用私钥授权,材料到每个部门节点跑一遍,不行打回来。“究竟用了多少个工作日,卡在哪里,政府都可以看到。”

如前所述,创投圈曾有“联盟链与公链之争”。公链火热之时,有投资人认为公链才能做生态。“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李伟认为这只是区块链发展初期的不同“打法”或“方向”,到了最后联盟链和公链不会有太大的区别。“联盟链也能建生态,我们只是不说而已。”

选择从联盟链切入的他,并不反对以 token 作为一种激励机制。只是如今部分项目已是以激励之名,行发币圈钱之实;部分项目发币激励用户,最终也事与愿违,引来的只是一堆投机者而非用户。因此激励机制“需要非常谨慎地设计和使用”。

链与制作人 | 公链和联盟链只是不同的打法,联盟链也能建生态

以下是对话整理:

一、有技术和落地,区块链才能创造价值

Odaily星球日报:趣链在今年6月获得了 15 亿元的巨额融资,我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趣链为什么获得这么大一笔融资?

李伟:我认为主要有两点。

一个是区块链的想象空间。

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它不是一个具体的应用点,而是一个基础设施的升级,我很愿意把区块链比作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但是它确实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提升。

区块链也是互联网,但是基于区块链新的组织模式,也许能对变革互联网现有模式。比如现在共享经济无法持久,培养起来的用户不够忠诚,获客经常依靠推广活动。在区块链的组织模式下,用户不仅是生态的参与者,也同时是受益者,这样的模式是否会更加高效和持续?

我想说的不是颠覆,就像微信和短信一样,微信也是基于而非颠覆短信。

另一个是公司自身的沉淀。

趣链起步非常早,在2016年成立。我们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有自己底层技术的公司。国内很多的项目都是基于国外的开源技术。区块链行业处于早期阶段,掌握底层技术才能长远支撑企业发展。我相信核心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拥有技术只是一步,更重要的是落地。目前区块链落地案例比较少,我们跟金融机构的落地案例已经非常多了。合作的机构有 20-30个,完成交付的系统 64 个,主要是在金融领域。上交所、工农建行都在与我们合作,12 家商业银行中的一半、道富银行等,都是我们的客户。合作的系统涉及票据、债券等,都正在运行。比如我们跟浙商银行合作的系统正有几百亿资金在跑。

有技术,同时又有落地案例。我相信我们在创造价值。

Odaily星球日报:趣链跟以太坊等成熟的公链团队相比,技术实力如何?

李伟:趣链跟以太坊是两个技术路线。趣链完全不涉及公链业务,只做联盟链业务。我们是 BFT 系列,跟以太坊是两个技术方向。拿联盟链跟公链比较性能,其实不公平,这是不同的使用范围,两个市场。

Odaily星球日报:那跟 IBM 等大公司比如何,会在政策上有优势吗?

李伟:我们如果跟 IBM 比,劣势是国内任何一家创业公司的品牌都没有 IBM 知名,客户会因此信任 IBM 的技术。优势也很明显,如今整个国家的大政方针就是要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跟芯片类似,区块链是个基础设施,我们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话虽如此,现在国内企业不需要保护,也能做到比国外更好。

二、去中心化本质是分工,本来就是社会发展趋势

Odaily星球日报:你刚刚将区块链与移动互联网相比。确实移动互联网在技术上相对互联网突破性不明显,但能让 C 端感受到变化。比如饿了么,即便是重运营、重地推型企业,消费者能明显感觉到在手机上点餐的便利。区块链的应用貌似集中在 B 端;对生活的改变,除了炒币之外,现在消费者似乎能感受到的不多?

李伟:现在区块链的应用确实主要在 B 端,但行业还处于早期。未来是可能探索出 C 端能感知的应用的。比如一篇文章的价值该怎么评价?现在,我会给你点赞,因为我们是朋友。如果都这样的话,你的整个评价系统是不够客观的。

如果引入区块链的激励机制,也许我点赞需要投入 token,这就大大提高了评价成本,然后我为什么要评价你,是因为后面我可以获得收益。这中间没有类似微信的传播方式,可能会是另一种组织模式,新模式下平台的利润会变薄。

Odaily星球日报:这个例子中,微信的社交转发,实际上消耗的是个人的名声或品味等,这也是一种成本。如果单纯用金钱作为激励,效果会更好吗?

李伟:没错,这是以后区块链的目标,你怎么来计算每个人的成本。我刚刚说的只是非常初步的想法,具体的机制需要好好设计。Tokenize 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可以解决更精细的激励计算问题。比如某个公号做活动,要求用户发朋友圈,集齐 100 个赞就能拿奖品等。这种操作很麻烦,用了区块链就方便很多。社会化营销、推荐拉新、分销体系等,可能是区块链一个应用方向。 

Tokenize 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也不是所有东西都能被 tokenized, 比如水是没有办法tokenized,因此数字化越强的东西就越合适,比如内容版权。

Odaily星球日报:可是目前问题是,可是版权等链上内容一旦离开了某个区块链网络,就无法追踪和预防侵权?

李伟:所以区块链还需要共识,共识就是大家都要用,否则难以发挥作用。

Odaily星球日报:没错,区块链可以解决信任,但解决不了利益问题。有一种观点是只有当人们观念上想去中心化才用区块链,而非区块链让关系变得去中心化话。

李伟:我不这么认为。首先,区块链确实可以实现技术构架上的去中心化,这个是任何分布式系统的特征,而在社会组织模式上的变革其实是一个分工越来越细的多中心化过程。你看古装剧就知道,古代就只有一个衙门,现在不同部门越来越多,这是社会发展的历程——其实就是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整个社会本来就是在这么发展,区块链只是顺势出现,也是历史的一部分。这是个复杂的社会,不是说是区块链就是去中心化,不是区块链就是中心化,如此一概而论。

三、公链和联盟链只是不同打法,最后区别不大

Odaily星球日报:可以简单梳理下趣链的业务条线吗?

李伟:趣链主要有两条业务线,一个是企业及市场,主要跟各大银行合作,有点像 Oracle 面向的企业级市场,我们做完整个系统之后交付给客户。同时,我们也在运营一个 BaaS 平台 FILO飞洛,主要面向中小型企业,类似一个应用平台,支撑供应链金融、小游戏的运营,有点像传统公链,但是我们是基于联盟链的,也没有发币。

Odaily星球日报:这个联盟链中的节点是谁?

李伟:是业务相关方,部署在各自的云上。节点没有必要存所有的东西,一条链的节点应该就是利益相关方。因此,未来这个系统的结构可能是多链的,做游戏跟做金融的不一定相关,也不需要存储对方的数据。

Odaily星球日报:那你怎么看待公链的模式,曾经有投资人认为公链才能建生态,联盟链只能是系统提供商?

李伟: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我们的 SaaS 平台飞洛也是想做生态,但是不会一开始就喊出来。我们未来会成立一个合资公司,投资孵化医疗、存证、游戏等领域。

我认为,从应用的角度,联盟和公链到最后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因此我称飞洛为可公开运营的联盟链。现阶段,两者主要是打法不同,联盟链的打法就是 Top down,从 B 端用户切入;公链则是 bottom up。后者的打法很危险,步子卖得太大,很容易最后就变成骗局了。我不反对 Token 的模式,但是我非常反对 ICO 和利用发币圈钱,包括STO。Token 激励机制有价值,但是究竟要怎么用和平衡需要不断地探讨。

区块链无所谓正面还是负面,只是一种技术,看你怎么用。如果做供应链金融,国家是肯定会允许,但是如果发币圈钱,就另当别论。

Odaily星球日报:那你认为有什么样的数据,真的是需要所有人能拿到?

李伟:可能游戏和公共治理是需要的。现在游戏的模式是单方向发行装备赚钱,不考虑研发成本后利润较高但生命周期较短,超发让玩家手中的道具瞬间不值钱。有没有可能让游戏更持久,玩家也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利润,而不仅仅是游戏厂商赚走了。未来厂商是否能游戏规则和道具发行放在链上,厂商不能超发,道具保值时间更长,持有道具的玩家可以通过交易赚钱。游戏厂商就变成交易所了。

公共治理上区块链能发挥的价值更大。浙江省政府就在推进一个叫“最多跑一次”的理念,现在要买一个房子,住建、民政、国土、税务都要跑一遍,非常麻烦。政府推出了办事大厅,让这些部门在办事大厅设窗口,居民只需要跑一个大厅,到不同窗口盖章和提供材料即可。

这样物理意义上在一起了,同一个大厅,很多窗口;可是系统还是割裂的,但是一旦系统在一起了,以谁为准呢?这些部门都是平行的,因此之前我们需要一个个部门盖章。未来就是用我的私钥授权,材料到每个部门节点跑一遍,不行打回来。究竟用了多少个工作日,卡在哪里,政府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安全性其实比之前更高,毕竟章是可以造假的。

Odaily星球日报:以前拿着资料在盖章,就像在做线下的拜占庭。

李伟:没错。此外我们刚成立全国第一个浙江省区块链技术研究院,主要是为了做内容监管,跟网信办有合作。

Odaily星球日报:你认为区块链行业目前面临的瓶颈是什么?

李伟:主要有两个。一是过度的 token 化,很多人觉得区块链没有 token 就不行了。其实区块链没有 token 也可以跑。Token是个双刃剑,虽然有好处,但是会引来很多棘手的问题,所以各国政府很谨慎。另一个是落地非常复杂,区块链是一个基础设施,需要多方参与和很多非技术层面的变革,不是光靠技术的人就能搞定,需要各行各业的人。

————————————

我是Odaily星球日报编辑卢晓明,探索真实区块链,爆料、交流请加微信lohiuming,烦请备注姓名、单位、职务和事由。

原创文章,作者:卢晓明。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前沿科技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