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自由斗士Richard Heart:人们误解了比特币、core和blockstream

2018-11-30

比特币的价值究竟来自于哪里?

自由斗士Richard Heart:人们误解了比特币、core和blockstream

本文来自:碳链价值 (ID:cc-value),作者:自由斗士Richard Heart;MIT毕业生、BCH 支持者Rhett Creighton ,翻译:FloodedStrand,星球日报经授权转发。

“2017年10月31日(纽约共识约定的2x分叉之前),自由斗士Richard Heart与MIT毕业生、BCH 支持者Rhett Creighton进行了一场关于纽约共识、比特币核心协议端、去中心化以及比特币安全模式的讨论。这场讨论澄清了比特币、Core和Blockstream之间的关系,并论及到比特币的本质问题:比特币的价值究竟来自于哪里?人们最看重比特币的哪个地方?什么才是比特币最不能舍弃的东西,或者说是核心?

这场对话非常精彩,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厘清原BTC社区的理念之争,也有利于我们进一步加深对比特币的理解和认识。微博博主“FloodedStrand”为该视频配上了中文字幕,我们则将字幕变成了文字对话,为了方便阅读,我们对某些地方进行了调整,并加上了注释。希望读者能从这场对话中有所收获。”

Rhett Creighton:…… 现在 blockstream 和 bitcoin core 还没签《纽约协定》,他们已经声明将只支持 Segwit1x。

Richard Heart:一个一个来说。我们第一个观点是以价格为基础的投资理论;下一个观点是,你认为这种分叉和其他分叉不同,这一点我同意。Bcash(碳链价值注:即 BCH)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们的分叉方式本来是不同的,但后来决定妥协,最终不是恶意分叉。他们威胁要恶意分叉的时间其实很短。分叉本身出现,就是被设计成恶意的。其实本来就不应该有这种恶意性的分叉,这本来就和共识背道而驰。

你提到的另一点是说,你有可能不会得到免费代币;还有可能出现网络风险,这一点你还没有提到,但是你肯定想到了;有意思的是你提到了现在 blockstream 和 bitcoin core 还没签定《纽约协定》。有趣的在于这是个虚假的选择,这是一种错误假设,根本没有任何人被授权代表 Bitcoin Core 去签任何东西。——这是个分布式组织,就好像在 4chan 上的匿名者,运营 Slack 的人一样,core 不是运营网站的人,不是修改维基百科的人,也不是操作聊天室的人。

Rhett Creighton:无论他们是或不是,但是我们可以说 Blockstream 确实没有签署《纽约协定》。

Richard Heart:我们不要回避这一点,你觉得有哪个人是获得授权可以代表 Bitcoin Core 签东西的,你会发现你根本回答不了。

Rhett Creighton:我不是无法回答。Core 烦人的一点就是:当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就变成了一个组织;而事情对他们不利时,就说自己什么也不是,一切要所有人说了算。

Richard Heart:那请举出 4 个给 Bitcoin Core 工作的人。

Rhett Creighton:谁拥有 bitcoincore.org 的域名?是一个自然人还是一个公司?确实是一些与 Bitcoin Core 有关的财产是被人拥有的。我不管他们是不是想代表所有人,但这些人确实是存在的。

Richard Heart:你知道你这个说法站不住脚,是吧。

Rhett Creighton:我不觉得,不过不重要。

Richard Heart:这很重要,因为你说了,某某组织没有签一份东西,但是事实上谁都不可能签这个东西。进一步说,如果有谁真的能签,这就打破了比特币的原则。如果有某一方能代表一个生态系统大的大部分人,去签一份协议,这比集中挖矿可怕,比 51% 攻击还可怕。因为人们很容易就会忘记比特币本身为了什么。

比特币最重要的地方不是区块时间,不是区块大小,也不是加密理论,而在于能够抵抗警察(政府)。如果警察(政府)不喜欢你做的事情,他们能撞开你的门,没收你的财产,并且将你打入牢房。

看看做 E-gold 的那个人 ,E-gold 就是这样搞砸了。看看他拥有过什么?他曾拥有一种电子货币,能让人们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易,他离入狱 20 或 40 年就差这么一点点了。

为什么现在比特币还没有这样被彻查? 就是因为你或者他们无法找出一个可以被指名道姓的人,一个能掌控大部分比特币网络的人。如果你闯进了他的家,开枪打死了他的狗,往他的孩子的身上投掷闪光弹,做了那些拿枪的家伙经常爱做的那种事,那么被他们染指的那部分会被绕过,被共识和其他没被染指的部分代替。所以不仅没有人有能力去签这份东西,一旦要是有一个人,比特币这场试验就整个失败了,这个人也会入狱,就这么简单。

所以这个游戏是有关于审查机制的,如果你的加密货币无法抵御审查机制,你的货币会被关掉,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人们总是会忘记这一点,因为他们现在很放松,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能这么轻松。

Rhett Creighton:好的,我觉得这种对审查的抵抗性,来源于事实上有多个主体参与在比特币之中,但他们不见得参与了 Bitcoin Core 对吗?比如说 coinbase 是比特币的一个大型参与者。

Richard Heart:没有必要把他们混为一谈吧。Andrea Antonopoulos 对此有很好的解释,他把参与者分成不同的部分,有钱包提供者、软件开发者,有非常重要的人,他们根本不做编程,但是他们会研究逻辑、理论还有算法,然后再由程序员去实现。有些人像我这样有自己的 YouTube 频道,有些人像你现在开始在走向外界,更加得公众化。我们现在都是影响者,我们是将观点传播放大的工具,我们发现一个好的想法,然后成倍地像全世界传播。

然后还有用户,他们不只是普通用户,有些用户很在意隐私权,有些用户什么都不在乎。这些人完全不同,然后还有投机者,还有许多自由主义论的死忠,每一个不同的群体都有各自在意的不同的东西,这样的相互制约平衡,正如生活中的法律制度,检察官和辩护方相互对抗,又正如人工智能,有图像识别也有非图像识别相互对抗,互相对抗的关系能产生力量,以及对审查的抵抗能力。

Rhett Creighton:那在你认为,这个 core 是否是这些人人的交集,还是相互分离的?

Richard Heart:Core 事实上就像 4chan anonymous。(碳链价值注:4chan 是一个完全匿名的实时消息论坛,它被认为是互联网上最简陋也最有创意的网站之一,据说只有两个程序员运营。)不同的是,他们不钓鱼诈骗,不做表情包,不做搞笑视频,他们制作的是软件和其他开源项目也差不多。只不过他们的系统不叫做 Fedora, 或者其他什么基于 Linux 的系统名称,他们的 Linux 系统叫做比特币,他们编写并升级比特币系统,这就是他们的做的事情,并且做得越来越好,他们每天都提交代码,使他不断变得更快、更强、更可靠。

Rhett Creighton:所以他们和你说的人群相互重合吗?

Richard Heart:几乎不重合,几乎不。这是件好事,这意味着他们拥有更少额权力,控制力和影响力。让我告诉你 Blockstream Core 的影响力有多小,这软件是谁运营的。

Rhett Creighton:你刚说了 Blockstream Core 这个词!大家听到这个会疯掉的。

Richard Heart:我的错, 我昨天只睡了三个小时, 补充说明一下, 我太累了。我之前在拍一个低能耗反应试验的视频,刚刚发布,反响特别大。非常有意思,我可能会在下个视频里聊一聊。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Blockstream 这个公司甚至不是主要提交代码的人,代码提交主要来源于其他地方,由其他不隶属于 Blockstream 的开发者完成的,这是第一点。第二,这个公司是由密码学朋克建立的,这些人是死忠、硬核、热爱个人隐私权并维护其数字稀缺性的狠角色,并被中本聪在白皮书里引用过。中本聪在白皮书里提了两三个人,Adam Back(碳链价值注:)就是其中之一,知道吗?Adam Back 发明了 Proof of work 机制并推广了出去。

Rhett Creighton:我知道他。

Richard Heart:他创办了 Blockstream,但他创办公司的方式和其他任何家伙都不一样,Adam Back 现在可以直接做个 ICO 赚到盆满钵满,每个 Core(比特币核心协议)开发者现在都可以做个 ICO 成为百万富翁,但他们并没有,因为持续 20 多年来,他们更关心隐私权,关心用户控制权和用户权力,这才是他们建立了 confidential transaction 的原因,这也是他们不去纽约签一份无聊的公司合约的原因所在。

要知道,core 里的许多人可能都拿不到签证跑到纽约去签协议,也可能他们还有许多家庭事务需要处理。对于一个抵抗审查的加密货币、一场线上朋克运动而言,还能有什么比和一堆自以为代表大众一致意见的人在小黑屋里签一份所谓协议更恐怖、更有害的事吗?挖矿者能代表大众吗?这些家伙不上推特,这些家伙不用 Reddit, 他们甚至都不会说英语,我会希望这些无法沟通的人(来代表我)吗?就算我是个喜欢说话的人,我很爱说话,我经常社交,我会电话沟通,我投入很多时间做交流,而这些人根本不会交流,我猜不希望让一堆我都无法沟通的人以我的名义帮我说话,玩弄我的钱财,我更不想让一堆跪舔美国大企业的公司,来染指我的金钱,一点都不同意。

Rhett Creighton:我同意,你这一点我同意,这可能也是他们的想法,也是他们不签协议的原因。

Richard Heart:要我说,Berry Silbert(碳链价值注:Digital Currency Group 创始人、著名加密货币风险投资家)确实对这个社群做了太多好事,但我觉得他在试着对协议进行他自认为的改进时,他并不知道自己打开了怎样的潘多拉魔盒。

在我看来,升级到 2MB 需要在广泛一致的前提下实现。不论某种升级有多好,如果升级是将少数人的决定施予大众,那就会成为毁掉我们所有人的魔怪,这种从权力中心去做一件对的事的想法,会毁掉这整个机制。

所以你要把这个金字塔搞清楚,最顶层抵御审查;其次安全性;第三拓展宣传、市场营销;第四是价值取向;第五用户体验。人们根本不在乎的那些升级,即便是区块爆满,价格飙升,因为损失了一半的挖矿机导致区块减缓,价格还是飙升,你知道人们实际要什么吗?他们一心只想价格走高,他们才不管完成交易要不要等上一天。

如果 BCash 抢走了 90% 的挖矿工算力,你每个月只能完成一笔交易,我敢打赌,价格升得更高。——因为这种货币被用作了数字黄金。

或许有一天它真的会被用作货币,传统意义上的货币,但现在并非如此。所以我们不要一赌气就给自己招来祸端,不要硬把自己伪装成其他什么东西,比特币目前就只是数字化的黄金。或许某天通过二层网络能够会变为现金货币,但我们现在就是数字黄金,数字化的黄金不需要面面俱到,不需要管 tps。

话说回来,不管 tps 能从 3 涨到 6 还是 12,它还是很差劲。每秒就 12 笔交易非常差劲(没有对系统做出本质上的改变)。如果我们需要的是指数型的增长,就没必要为了纯粹线性增长的东西,去冒那么多风险。无论如何,我们都将需要第二层网络。

所以我不管这些改进是不是真的好,都不能去将最首要的至于风险之下。抵御审核、安全性、用户体验、价值、增值。我们需要价值直线上涨,就算没有流动性,也能由其他因素来完成。

货币是一场流动性战争,数字化黄金也是流动性之战,当我们在百分比上越接近黄金的价值时——我是说整体市场价值,不是单价——黄金就没用了,完蛋了,go die 了。你可以从沙子里淘出更多金子,你可以买更多机器,你可以去机械化地获得更多价值,哪怕是垃圾桶里的手机都还算得上废铜烂铁,但你没法对比特币这么做,对吗?比特币就是这么神奇。除非,人们把这种安全模式搞砸了,通过少数人集中化的决议,而不是群体一致决策。

所以说,Berry Silbert 虽然做了件对的事情,但在这个特殊情况下,在我们玩的这个特殊游戏里,对的事就变成了错的事。你不能试图从中央去优化协议,你可以有很棒的编程处理,但一旦你基于一个错误的数据去运算,你和真相之间的距离就更远,而不是更近。

合理性与输入的准确性是成正比的,这些人觉得准确输入非常困难,原因在于:首先,我们的事业是先锋前沿;第二,你就算是个天才,都无法完全弄懂正在发生的一切;第三,总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说谎、欺骗、互相争斗,而那些走出去说出真相的人,非但赚不了钱,反而各处树敌。你们有谁知道该怎么样给我钱呢?你能给 Richard Hart 钱吗?没有人吗?你们不会给我资金支持,我的频道里没有广告,没有多少人在做我做的事,我在免费向这个世界传播知识,却有许多人坑蒙拐骗,传播邪恶虚伪的内容,还以此牟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