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圆桌:华山论剑——各界 Hacker 如何看待 2019 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挑战 | P.O.D 新区势峰会

2018-11-30

浪潮过后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2018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受到了非常瞩目的关注,是区块链产业爆发又波澜动荡的一年。近来币圈趋冷,熊市当道,有人认为区块链已然“凉凉”,也有人仍对区块链技术深信不疑。说到底,区块链是一项新兴的前沿技术,我们更想知道各界 Hacker 对于区块链发展现状的判断以及对于前景的思考,他们如何看待 2019 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挑战。

11 月 28 日,在由 Odaily星球日报主办、36Kr 集团战略协办的 P.O.D 新区势峰会上, 比特大陆资深工程师姜和平、八维资本研究总监魏然、长亭科技安全研究员张景驰、Ever Chain 创始人 & CEO 贾永政、DoraHacks 合伙人岳汉超展开了一场关于《华山论剑——各界 Hacker 如何看待 2019 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挑战》的圆桌探讨。

论坛主持人:

DoraHacks 合伙人岳汉超

论坛嘉宾:

比特大陆资深工程师 姜和平

八维资本研究总监 魏然

长亭科技安全研究员 张景驰

Ever Chain 创始人 & CEO 贾永政

圆桌:华山论剑——各界 Hacker 如何看待 2019 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与挑战 | P.O.D 新区势峰会

以下是圆桌实录:

(主持人)岳汉超:今天特别荣幸,感谢星球日报、36Kr 的邀请让我们来这做圆桌讨论,也特别感谢四位来自不同背景的 Hackers 百忙中来到现场,有来自比特大陆姜和平、八维资本研究总监魏然、长亭科技安全研究员张景驰、还有来自 Ever Chain 贾永政。四位也先自我介绍一下就是自己平时在做什么和最近忙什么?

姜和平:大家好我叫姜和平。是来自比特大陆的研发工程师,我过去几年一直在做一些技术研发的工作,大概是去年的时候进入到区块链的行业中来,主要的领域是公链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我们最近做的两件事情,一个是公有链我们重新设计和实现了一个新的客户端节点软件,第二件事情是给它做了一个基于二层网络架构的智能合约平台。

魏然:大家好,我叫魏然。我来自八维资本,我们是一家跨境的区块链投资机构,在旧金山和北京各有一个办公场地。我们之前已经投了 40 多个区块链底层技术项目和一些战略布局,包括星球日报和 DoraHacks 。我们不仅是一家早期投资公司,也在开展投行和咨询业务,目前正深度布局证券型通证产业,希望能够打通传统世界和加密世界的通道,谢谢大家。

张景驰:大家好,我是来自长亭科技的安全研究员。我之前是在学术圈,导师是 Zcash 主要设计者 Matthew Green 教授,出来后在长亭做区块链安全方向。之前就是客户过来找我们,感觉是被动地做安全,后来我们决定主动去做一些东西。我们最近做的是,监视整个区块链交易市场,以及做一些更学术方向的,如通过形式化验证对整个代码检查是否足够的安全。

贾永政:大家好我叫贾永政,我是清华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姚班)2009 级本科,交叉信息研究院的博士。Ever Chain 现在在做去中心化的社交生态,我之前主要的研究方向最早做过一些计算机网络的优化,然后是在线教育、博弈论。我从前年开始做社交网络,主要是在线约会相关的研究,我从 2016 年开始做一些区块链的研究,后来就全职切换到做 AI ,包括社交网络的推荐算法等。

我们有两个核心社交生态的应用在做,一个是用于支持各种区块链活动、资讯、科技普及的产品 Ever 链动,也是今天大家签到和领取序号的 DAPP 。另外是我们即将推出的基于区块链的陌生人交友的软件,现在已经进入到内测的阶段。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的技术能够重塑一些传统互联网,甚至是一些比较创新的点看看怎么能跟区块链深度融合,并且在实际生活中落地。

(主持人)岳汉超:各位嘉宾我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就比如说魏然之前是 DAOONE 社区创始人之一,永政也是慕客( MOOC )的发起人之一。其实各位在今年一年的过程中都经历了很多,你们从很早踏入这行业到今天 11 月底,你们怎么看待这一年区块链的发展?第二就是今天大家分享了很多关于行业的一些新的规定、规范,行业一些新的发展,其实我们都知道行业发展其实遇到了一些阻力,那你觉得制约行业发展最大的痛点在哪里?比如说大家平时在工作在创业发展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在哪?

姜和平:我大概就从技术的角度聊一下自己的看法。今年大家都能感受得到市场的规模和行情变化的比较剧烈,从技术的从业者角度来看,2018 年涌现了很多新的技术上的创新。比如说新的共识算法、密码学上一些新的进展,还有一些像 EOS 这一条公链的发展带给我们很多新的启示。在整个的发展过程当中我们感受到就是整个区块链行业尤其是公链的基础设施还是差,不管是从性能、可用性、配套的设施上来讲,跟互联网还是相差甚远。这差异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解决的,可能还需要整个从业者不断地去发展、进步。

从我自己的感受能看到,就是过去这一年发展出现了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从公链上来讲,之前应用的范围很有限,炒一炒然后转一个账,但是今年很多传统金融机构不断地进入到这行业,不论是从投资、技术、服务方面,更主要的是他们的理念有一些变化。很多的传统金融力量的进入,本身对技术是一种看好。他们进来之后会促使区块链的整个业务往一个更宽泛、更坚实的方向上走,也会促使底层技术去给他们做更多支撑和更快速的进化。谢谢大家。

魏然:首先,自由是有限度的;其次,成长是需要时间的。

第一,自由是需要限度的。我们观察从比特币到所谓 ICO ,就是面向无门槛的股权众筹都是在缺乏监管这样的环境下产生的。它的超额利润主要是来自于跨境套利、政策套利,还有所谓的时间套利。时间套利是说无论是科技创新还是金融创新,监管总是滞后的。另外,由于现在的金融行为是跨境的,地域监管和分业监管已经不太适用于现在新的金融形态。但是自由是有限度的,否则就会劣币驱逐良币。我们认为合规性的,至少是和金融科技监管靠拢的区块链发展才是我们看好的方向。

第二,发展是需要时间的。我们认为区块链像一个婴儿一样,它正在不断地长大。之前也出过一篇文章谈到区块链的三波浪潮,我们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第一波浪潮,就是比特币为代表的转账支付;第二波浪潮是以以太坊和 ICO 为代表的股权融资,我们认为第三波浪潮是以证券型通证为代表的,它打通了加密事件和传统事件的接口,在一个有限度的自由环境下让区块链成长得更大。

张景驰:前面两位讲的特别好,关于魏然女士讲的一点我想再补充一下。回顾一下 2018 年之前以及 2017 年底的时候,大家对于区块链的兴趣高涨,一个个项目开始慢慢落地,但这只是大热下的第一年,或许是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开始的。从比特币到以太坊这是一个积蓄的过程,到以太坊慢慢大家才开始入场。虽然说 2008 年中本聪发表了一篇论文,但是区块链行业发展也没有几年,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从安全角度来讲一下。因为它的时间短,大家也非常关注产品落地,所以最开始的阶段出现各种各样的安全性问题。比如说 2016 年的The Dao,大概是 1.5 亿美金的损失。但是通过我们最近和商家接触,我们发现商家对于安全意识越来越高。我们之前是只做合约安全,现在也有一些公链和钱包层面的安全方案,大家在应用和想法以及安全意识上都有了提高,整个我认为在区块链安全方面是一个非常好的体现。就是这样,谢谢。

(主持人)岳汉超:长亭是从今年开始区块链业务的吗?

张景驰:长亭是有四五年了,但是区块链业务的话应该是今年。

(主持人)岳汉超:你感觉现在的业务是比六七月份多了还是比六七月份稍微少了一些呢?

张景驰:其实大家看这币圈就知道什么样。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浪潮过去才能知道谁在裸泳。最开始是劣币驱逐良币,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热潮,就借着风口出来,这些人让整个币圈和链圈特别浮躁,但是最后真正留下的就是真心想做事情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我们看他们写的代码或者说和他们交流的时候,确确实实是一群非常想真正在这方面做点贡献的人。

(主持人)岳汉超:为什么今天是景驰来不是晓航来,是因为昨天晓航凌晨三点告诉我出差,感觉你们的业务还挺忙的。

贾永政:这一年我做了一些技术、产品和研究,发现从去年年底开始区块链变得活跃,开发者发现这不是空谈的概念,而是可以有灵活的场景。不同应用的开发者陆续入场,但又很快陷入迷茫,一些产品本身就有一种新的投资、赌博等各种属性在里面,但是你一旦仔细研究,发现这些东西可能慢慢归于一个庞氏骗局的模型,后来者接盘至很少,在这样的模型里只有极少数参与者在这市场上获利。

经过市场沉寂后,真正回归到技术本身来讲,为什么一定要用区块链、什么东西要放在链上解决,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去中心化。传统互联网产品受益于规模效应,产生了天然的效率优势。去中心化可能带来的好处是让信息更透明从而提高信任度,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公平性,但牺牲了效率。实际上产业或科技发展早期,确实是效率更重要一点,所以我们看各个公链的时候,每个公链有自己的擅长点,有的牺牲去中心化来追求效率,比如 EOS 用到了 DPOS 这样的共识算法。各种不同的解决方案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我们所说的不可能三角的效用边界,让效率、安全、去中心化三者有机融合,这实际上实在解决一个多目标优化的问题。

不同的应用在不同的业务场景中侧重的指标不同,尤其我们发现实际上项目落地到产品过程中,可能并不那么依赖去中心化,对于一个互联网产品来讲,早期恰恰需要尽快集结一些中心化的资源优势。

我觉得区块链产品对于对互联网有理解但是对区块链没有理解的用户来说,是有很高的准入门槛的。有时候会将绝大多数互联网用户拒之门外,对此我非常困惑。当你去做一款区块链产品,你就会考虑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让互联网用户去接受你的 DApp 。

(主持人)岳汉超:我有一点想问永政,因为我也离开学校很久了。永政你是高校出来,我们其实很关心高校里最尖端的学生对于区块链的态度是什么?因为我们看到全球非常领先的区块链社区 Blockchain@Berkeley,Stanford Blockchain Collective ,还有 MIT Bitcoin Club,还有各家 Blockchain Society 在印度、欧洲各地牵动着区块链行业,也是带动当地社区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国内高校踏实做事的团队,但是没有看到说非常非常能够引领行业、引领社区发展、经常去发声的这么一个社区的存在,所以就很好奇,因为你跟他们更近一点,相信你的团队也有很多他们的学生,所以想听听他们的态度是什么?

贾永政:首先我觉得区块链技术非常难,就如今天徐教授所说它融合了计算机学科最前沿的问题,包括分布式系统、密码学、博弈论和机制设计等。这三块哪一块要做非常深入的研究都是很有挑战的,至少我做过一些区块链的研究觉得是不简单的。因为在学校读一个系统方向的博士往往比其它方向更难,需要六年的时间;密码学入门还好,做深就很难;博弈论本身有一套理论体系,然后要融入到密码学,甚至去基于分布式系统做机制设计就非常有挑战了,因此这里面各个研究方向都有非常深入的课题值得去做。所以我觉得研究区块链给计算机科学研究不同领域的人提供了很好的合作的机会。有的公链项目优势在系统上,有的团队优势在密码学上,相当于把世界上最优秀的做各个领域研究者集结到一起。

所以我们看到不管区块链 Token 的市场有多么颓势,整个区块链学术圈特别活跃,包括国际上顶级的几个区块链都很活跃,而且不同的优秀青年研究者都来做这一件事情,这令人感到兴奋。相较于门槛非常高的 AI 来讲,做到一定高度就会集中于国际主流的那几个圈子,但是区块链吸引了不同领域的人入场,这是很好的一点。另外,技术从长远来讲解决的不仅仅是技术本身的问题,还有很多社会、哲学的问题。

(主持人)岳汉超:特别好。刚才我们聊到了 2018 年行业发展各自遇到的一些困难,所以其实现在的整个市场可以说是一个寒冬的状态,那包括比特大陆、八维、长亭我们明年在寒冬中的如何继续生存下去,大家的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可不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姜和平:看情况市场行情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有特别大的反转,对于技术来讲是特别好的机会,大家可以沉下心来把最有价值、最困难的东西做好。我们明年希望能够在公链上把智能合约的平台、基础设施构建好,给应用者和开发者更低的门槛、更友好的界面等。当这些事情都做好后,另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和一些业务方一起把整个业务在区块链平台上落地,让区块链技术真正体现它的价值。在一些大家比较看好的方向,比如金融方向的 STO、通证、跟游戏相关的结合等等,这是我们明年想做的事情。

(主持人)岳汉超:OK,和平哥还是很踏实的从产品出发。魏然?

魏然:资本寒冬是一个季节,金融里经常提到周期,有波峰有波谷。当波谷时期,你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是在往上走,需要做功,所以很疲惫。但实际上是把一个混乱无序的市场变得更加有秩序,是在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认为短期内是波谷状体啊,长远来看,技术、市场都是向好的。

如果说科技是一个婴儿,我们就是培养皿,温度变化影响到科技的成长速度,甚至影响到是否幸存还是会夭折。我们之前投的项目很多都是硅谷的底层技术设施,刚才提到高校,斯坦福、MIT 他们的教授出来创业,很多的风投基金会追着他们给他们的钱,这就是一个非常优良的季节和让新兴产业茁壮生长的创新环境。我们也希望给中国的创业者们创造这样一个好的环境。

另一个我们应对寒冬的方式是捕猎新的猎物。我们最近深度布局的 Security Token 产业就是希望在合规的框架下让更多人可以接触数字资产,合规的好处就是可以让机构投资的钱进入市场,这是新一轮牛市的开启点。大概就是这样。

张景驰:我同意魏然,整个市场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币价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像永政哥说的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进入这个圈子,最开始吸引眼球的可能是币价或其他一些噱头的东西,但作为一个区块链安全从业者,今年吸引眼球的另一波东西是各种各样 DApp 和非常优秀的公链。

区块链与其说与其他技术不一样,也可以说是一样的。我们是做安全方面的,在工作的时候客户关心的是我的合约安不安全、公链安不安全,但随着区块链慢慢发展下去,大家都会认识到,区块链和传统行业并没有比较大的区别,无论区块链什么样子,基于网络生态环境还有一些非常底层的东西是不变的。就算是合约,公链安全,如果一些员工掌管公司的密钥,但他的用户行为特别不安全,整体来看其实还是不安全。

长亭现在在做的就是希望给客户一个非常全套的从最底层代码,网络环境、沙箱怎么设计、怎么上链一直到最上层代码的问题。从下到上完完整整的安全方案,这是我们 2019 年里面要加大力度做的事情。总的来说我认为 2019 年还会激起很多浪花,因为 2018 年我们看到一些非常优秀的公链,虽然币价不太好,但是 2019 年的整体趋势我认为是非常好的谢谢。

贾永政:区块链最开始出来有一个应用场景到后来经过中间的沉寂,2014 年、2015 年没有找到核心的应用,到以太坊出来涌现出大量的应用。

之前很多团队都说我要做公链,各种各样号称解决区块链的世界上顶级难题,要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显著提高公链项目的各种指标,如在高性能、保护隐私的同时实现很强的去中心化等等。到现在反倒迷茫了,因为即使大家说得再好,有天花乱坠的解决方案、各种各样扩容隐私保护的项目,真正落地的却很少。现在公链项目有好几百个,可能最后幸存下来可能也只有个位数。所以基本上这赛道给大家的机会不是很多了。我有几点预测吧,我觉得 2019 年首先大量的公链项目会开始考虑做 DApp ,或者考虑面向指定的行业去定制,而这个趋势我觉得联盟链会要比公链发展更快。

为什么我觉得是这一点?第一公链赛道非常拥挤,最后幸存者会是少数。实际上公链的用户是在公链开发的这些开发者,而不是终端用户,没有人去拥护你的公链信仰,就没有终端用户。所以公链跟实际的终端用户中间隔着一层,公链开发者会逐渐发现他们需要直接面向用户提供解决方案。

我们的目标是向百万用户提高整个陌生社交的体验,所以说我们选择了直接面向用户,我们来做 DApp 。现在绝大多数的公链没有第三方开发者愿意用他的公链,他们需要自己做 DApp 来有意引导开发者,或者站在 DApp 开发者的角度去优化他的公链。

另外一个虽然大家现在做通用的基础公链,这个赛道没有红利后,就会面向不同行业做定制,我们发现优秀的面向医疗行业、教育行业的项目,其实在这些项目 Token 的作用并不特别大。2B 的定制很多采用了联盟链的解决方案,因为明显联盟链比较拥抱监管,所以我觉得联盟链肯定在2B的场景落地比公链要快,而且是面向 2B 的行业定制,基于这两点判断我觉得 2019 年整体来讲就是链圈的市场会非常好,而公链的市场会经过一个比较明显的洗牌优胜劣汰的过程。在这一年很有可能会有一些杀手级的 DApp 出现,这些应用的用户数绝对不是你现在看到的数量。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区块链应用:以太坊和 EOS 上的游戏,数字货币交易所等,日活用数目前只能以万来计,将来会有达到百万量级的 DApp 出现。所以未来的两个方向,一个是真正面向 2B 行业的定制化,另一个是面向 2C 出现百万级别活跃度的 DApp ,会让人们真正看到区块链行业的未来。

(主持人)岳汉超:我特别同意刚才永政说的一点,一条公链好不好,其实不是它自己吹出来的,而是要看开发者对它的判断。而且刚才永政也提到公链和开发者之间中间是隔了一道,我想和永政跟大家说,DoraHacks 就是提供公链和生态各方与头部开发者一站式解决方案的,来找我们就好了。

今天特别感谢大家抽出时间来参与这一个圆桌环节,也感谢星球日报和 36Kr 的邀请。

原创文章,作者:木欣欣。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