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财阀式链上治理真的邪恶吗?

2018-11-23

为链上治理和财阀统治声辩。

财阀式链上治理真的邪恶吗?

本文来自:碳链价值(ID:cc-value),作者:Lanre Ig,编译:Morpho Hawkes、Diana  星球日报经授权转发。

上周的BCH分叉大战,让人们对POW世界的安全产生了心理阴影。我们看到了一句玩笑话:说EOS中心化,掌握在21个超级节点手中;BCH最后却只掌握在几个人手中。更有人对比特币耶稣Roger说:Roger,你向我们展示了攻击BCH网络有多么容易,只需要你一个人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

这自然被DPOS的支持者们当成了笑料。DPOS是一种典型的链上治理,年初都多次有人写文称,链上治理最后会走向财阀式腐败。当然,这个我们现在在EOS上已经看到了,在这里不展开细说。而BTC和BCH是一种典型的链下治理,依靠矿工们在链下投票进行决策。年初曾有人称,链下治理比链上治理来的更加安全,现在看来则未必了。

我们在BCH分叉结束后提出了疑问:谁来制约这些权力巨大的矿工?谁来捍卫POW世界里持币者的利益?而在DPOS世界里,又有人问道:持币者的利益得到了捍卫,可谁来捍卫开发者和用户的利益?

而我们今天推送的这篇文章则对这些问题作出了讨论。值得一提的是,本文撰写于2018年7月,先于此次分叉。

本文目标和意义

去年整整一年,人们写了很多重要文章来反对“链上治理”。其中有两篇博文特别重要,一篇作者是Vlad Zamfir(链接:https://medium.com/@Vlad_Zamfir/against-on-chain-governance-a4ceacd040ca),一篇作者是Vitalik Buterin(链接:https://vitalik.ca/general/2018/03/28/plutocracy.html),综述了链上治理在道德、技术上的各种论点。其基础理念是,链上治理必将堕落成财阀统治(plutocracies,也就是拥有巨富的人支配、控制社会的体制)。本文试图阐明一些有关链上治理的理念,并协助分析,是否一切链上治理都是财阀统治,或者必然变为财阀统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财阀统治是否必然是坏事?

本文第一节概述区块链治理的一些重要高级概念,然后将关注一些认为“链上治理就是财阀统治”的论点。最后列出几类“拯救链上治理不堕落为财阀统治”的方案。

Richard Red写了一篇优秀文章,讨论财阀统治和区块链治理。(链接:https://medium.com/@richardred/what-is-on-chain-cryptocurrency-governance-is-it-plutocratic-bfb407ef6f1)我们建议您在阅读本文之前先看一看这篇文章,二者有一些交集;而且也是那一篇启发了我们写了这一篇。

区块链治理

区块链治理和链上投票,最近几个月是业界的热门话题,特别是在0x、MakerDAO这样旨在为自身的生态系统开发具有连续性的治理结构的项目出来以后。此外,EOS这样的链上治理型区块链发布之后不尽人意,Tezos(另一种治理型区块链)就要发布,这些事件也让我们认识到治理的话题有多么重要。

我们对区块链治理的定义如下:

“公共社区和主要利益相关者(key stakeholders)实现集体行动的方式,特别是那些关于协议修订的集体行动。”

关于区块链治理的对话,一般会区分为两种治理:链下治理和链上治理。

链下治理:一种治理过程,决策发生在社会层面(链下),然后由那些开发者编入区块链协议而执行。典型如比特币、以太坊。

链上治理:一种治理过程,所有规则、投票、选择都硬编码(上链)进入区块链协议。典型如Tezos、EOS.民主化系统中,投票基于“一人一票制”系统。链上治理因投票的实现手段而经常被人看作财阀统治。链上治理系统的基础,是某特定地址拥有的“原生代币”(native tokens,也就是跟“受管理的协议”保持一致的代币)的数量。

普通的链上投票系统会采用“一人一票”政策,或者“一人一票”政策的某种变体,如二次方投票(quadratic voting)等。鉴于目前并没有去中心化的身份系统能在链上投票中真正实现“一人一票”,这些已有的系统通常来说差不多也就这样了。然而链上投票系统的复杂程度经常超过简单的“一人一票”体制。某人持有代币,甚至说持币数量超过某个阈值,还不一定能获得投票资格;DASH和“主节点治理”的情况就是这样。

协议VS应用层面治理

我们还要区分两种基于区块链的治理:协议层面治理(Protocol-level governance)和应用层面治理(Application-level governance)。

I)协议层面治理:治理范围是针对某种特定区块链协议(如以太坊、比特币)的各种修改。这种治理先前曾经是链下的,但最近链上的协议层面治理增加了。

II)应用层面治理:这一措施和基于区块链的各种应用程序的内部机制相关。例如,用户在一个去中心化视频分享程序中看到的视频,用户可以为这些视频投票,或者用一个“代币精选注册表”(Token-Curated Registry,简称TCR )的投票功能投票。

这种区分相当重要,因为指控链上投票是“财阀统治”,指控财阀统治恶劣,这两个指控针对的经常是协议层面,而不一定是应用层面。

区块链治理和财阀统治

开头说过,Vlad Zamfir和Vitalik Buterin都写过文章论述区块链治理和财阀统治的危险,我已经附上了链接。这两篇文章提供了两个基础论点,反对财阀统治的区块链治理系统:

Vlad认为:持币者和区块链用户,二者的利益天生是不一致的。

Vitalik认为:财阀统治/链上治理的计划,对“攻击向量”开放了协议,例如贿赂攻击和投票迷因化。

我们可以仔细审查一下这些视角。论点1的基础是一种特别的治理观念,即“作为公共财产的区块链”(Blockchains-as-a-Public-Good,简称BaaPG)。Vlad说过:

“基于币的(coin-based)链上治理,跟用户利益是不一致的;而且这类治理与公共区块链的整体理念背道而驰。加密货币的持有,就好像全球社会的财富一样,高度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区块链不应该被任何人拥有……更别提一小撮富豪了。”

BaaPG的观点,对于比特币、以太坊这种网络的协议层面治理来说,确实站得住脚。这些网络声称是去中心化的,也就意味着没有中央权威控制这些网络,访问这些网络不需要许可。

用这种观点看来,区块链和全球公共财产也确实有共同之处。全球公共财产的几个定义如下:

a) 非竞争性(Non-rivalry):任何人消费这一财产,都不降低其他代理人能够使用的财产数量。

b) 非排他性(Non-excludability):不可能阻止任何人消费这一财产。

c) 可用性(Availability):这财产一定程度上全球均可用。

人们可以认为,比特币、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满足标准b和c,但显然不满足标准a。假如有一个富豪用户,愿意付出超过平均值的gas价格,就能够阻止比他钱少的用户在以太坊区块链上与智能合同互动;而真正的全球公共财产,例如空气,却显然不会这样。尽管如此,人们在直觉上还是认为区块链和全球公共财产有一些相似之处;也许更适合把区块链定义为“公共池资源”( common-pool resources)。

我们再说说说论点2。论点2的基础是链上投票机制容易遭到贿赂攻击。Phil Daian等人最近发了一篇文章,论述链上贿赂,对这一情况总结如下:

“链上投票机制进一步把激励措施复杂化了,制造了一组混乱而不稳定的激励措施。这些措施随时都能被不受信任的智能合约修改,或者被‘暗网分布式自组织风格’(Dark DAO-style)投票购买行为修改,或者被贿赂修改,被恶意破坏机制(griefing schemes)修改。我们建议社区成员高度怀疑任何链上投票的结果,特别是当链上投票变成最重要的决策步骤的时候更要怀疑。设计机制的过程,为各种新的滥用行为提供了很大空间,而滥用行为的协调成本又低到前所未有。这就支持我们主张:投票应该用来提供信号而不是决策,而且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投票机制都应当起到这样的作用。”

链上投票机制,目前容易受到贿赂攻击的损害;而且贿赂攻击这种行为本身似乎就是财阀统治,因为富豪与富有的机构可以(轻易)对某种区块链的治理过程施加控制,控制范围大到不成比例。与治理过程相关的贿赂攻击的能性,也许会导致各种负面结果。例如,若有一个区块链完全被单独的机构或卡特尔控制,这机构或卡特尔就可能损害区块链及其用户的长远利益。

前文Vitalik所说的论点2——关于区块链治理的BaaPG概念,里面也隐含了这个观点。论点认为,一个单独的持币多数决定,依然可能不是最理想的,因为其他用户可能变得显著穷困;这观点的来源似乎是一个较早的信念:“持币者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即PaaBG观点)。

为链上治理和财阀统治声辩

有些人并不同意上面那些反对“财阀统治”的区块链治理的论点。他们可能会提出以下几个反论:

第一,主张链上治理并非财阀统治。

第二,主张全部区块链或者部分区块链不是公共财产。

第三,主张链下投票与链上投票一样容易受到攻击。

链上投票≠财阀统治(?)

针对“链上治理就是财阀统治”这一论点,最容易的反驳是:“松耦合投票”(loosely coupled voting)使得链上治理回避了财阀统治。Vitalik Buterin特别区分了链上投票的两种形态(modalities):

第一种是“密耦合投票”(Tightly-coupled voting),也就是投票赞成的这种变化是有约束效力的。

第二种是“松耦合投票”,也就是投票行为只相当于一种协调工具,而变化也没有约束效力。

链上投票的所有特定执行方式,相当于一个连续体,一端是最密的耦合,另一端是最松的耦合。那些相对更松的耦合的投票机制,就比较少地依赖某个特定的“币投票”(coin vote),而更多依赖其他社会信号。

DAO Carbon Vote:DAO hack之后,举行了carbon投票,决定以太坊社区是否要分叉,以拿回失去的资金。这里的投票并无约束效力,纯粹是为了衡量ETH持有者的情绪和选择。这可能是区块链能够采用的,耦合最松的链上投票了。

财阀式链上治理真的邪恶吗?

德信币(Decred)代币治理:Decred通过混合工作量证明(PoW)和权益证明(PoS)的区块创造机制来治理网络。权益证明的贡献者(利益相关者),能够有效地超控工作证明的贡献者(矿工);其条件是有60%以上的利益相关者投票反对一名矿工创造的一个特定区块。

当Decred利益相关者买票(Ticket)的时候,就表示这张票会怎样用在任何开放问题上面。此外,利益相关者买票的同时,就会锁定自己的Decred代币,直到这些票被选中用来参加投票。Decred区块创造中的工作量证明部件,会帮助确保Decred治理过程的某些部分在链下进行,从而导致一种耦合更松的投票过程;在接下来几个月,这种情况,会通过Decred的投票系统“Politeia”在主网上的发布来维持。

0x有计划性的治理(链接:https://blog.0xproject.com/governance-in-0x-protocol-86779ae5809e):0x的治理过程目前还在构思中,但链接的网页概述了0x项目一些对治理的高层次思考。去中心化治理的首次展示有两个最初阶段,分别是:第一,一个由社区负责管理的代币注册表,记录各个代币地址和兑换率。第二,社区否决权(Community Veto Power)。这两个建议都是松耦合链上投票的实例,因为这两个建议都依赖链下工具来创建社会共识,然后才会进行链上投票。

财阀式链上治理真的邪恶吗?

治理的研发路线图

时间线从左到右:今天;2018年6月发布0x协议第二版;2019年发布0x代币注册表所用的通证精选注册表(TCR);2019年6月发布社区否决;2020年发布流动式民主(Liquid democracy)。

灰色块从上到下:通证精选注册表;社区否决;流动式民主;加密经济学建模(cryptoeconomics modeling),链下投票;跨区块链治理。

图片说明:0x治理路线图。来源:https://blog.0xproject.com/governance-in-0x-protocol-86779ae5809e

这三个链上投票的例子也都依赖于链下治理。链下治理的存在可以协助避免这些系统堕落为财阀统治,因为成为代币持有者不再是成为系统决策者的唯一标准。

区块链≠公共财产(?)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BaaPG),公共区块链目前不符合全球公共产品的标准。但是,这可能会在未来发生变化。

随着区块链的可扩展性和区块链之间的互操作性的增加,区块链的使用可能会变得不那么具有竞争性。这就类似于互联网。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互联网的使用已经减少了竞争性,甚至说几乎已经没有了竞争性。因为物理基础设施的改进——例如光纤电缆和更有效的路由协议,减少了高峰时段明显拥塞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不再把区块链看作公共财产,则“链上投票是财阀统治”这样的指控也就不那么有意义了。如果区块链是用户付费的私人物品,那么主张“付钱更多的人对财产的控制权更大”,也就顺理成章了。

区块链更像是公共池资源:一种由自然资源系统或人造资源系统组成的产品(例如灌溉系统或渔场)。该系统所具有的规模或者特征,使得人们若想排除那些通过使用它而受益的潜在收益者会付出很高成本,虽然并非不可能排除。

关于怎样实现公共池资源治理,已经有大量文献,例如:Adams, WOCAT, Agrawal.不过,这一话题已超出本文讨论范围了。但我们认为,如果将区块链视为公共池资源,就改变了那种反对“财阀型链上治理”的道德论点。原先的论点是“区块链作为一种公共财产,被财阀掌控,是不公平的”;新的论点是“区块链作为一种公共池资源,被财阀掌控,是不可持续的”。 

财阀式链上治理真的邪恶吗?

顶端标题:为链上治理和财阀统治声辩。

左侧红色标题:链上投票≠财阀统治。

下方文字:链上投票是一个连续体,一端是密耦合投票,另一端是松耦合投票。那些相对更加松耦合的投票版本,可以认为能够抵抗财阀统治。

中间蓝色标题:链下投票≠无法购买选票。

下方文字:链下投票也能受到贿赂攻击。矿工可以收受贿赂而专挖某些种类的交易,或者专挖某一种类的区块链。如果某人因为“攻击者可以购买选票”而反对链上投票系统,那么他就肯定认为链上贿赂比链下贿赂更容易进行;而这一点还不完全明朗。

右侧黄色标题:区块链≠公共财产。

下方文字:有人从道德上反对财阀型治理,因为他们认为区块链是公共财产。但区块链并不完全符合(全球)公共财产的标准;区块链更加类似公共池资源。

链下投票≠无法购买选票/无法实现投票迷因化(?)

哪怕我们不把区块链作为公共财产,依然有一种论点认为,链上投票会让区块链治理变得脆弱,容易被多种“攻击向量”攻击。如果要反驳这一论点,就必须展示:链上投票并不比链下投票更脆弱。

例如,之前有研究结果表明,链下投票的区块链也可能容易受到贿赂攻击;贿赂攻击可以用代码形式编入智能合约。此外,还有一些人相信,某些区块链的矿工收受贿赂,来继续为某些特定加密货币挖矿。(碳链价值注:最近的BCH算力大战中交战双方高额租赁算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因此,结论就很明显了:贿赂并非只有链上投票系统才会发生。链上贿赂看起来似乎更加可行,因为投票者很容易证明自己用了某种特殊形式投票,贿赂者也很容易支付贿赂,这两件事都可以用信任最小化(trust-minimized)的方式完成。链下投票的贿赂表面上需要双方付出比链上多得多的信任。目前来看,不论链下投票贿赂还是链上投票贿赂,都不是非常可行;但随着区块链规模扩大,链上投票贿赂只会变得更加可行。

研究结果

结果一:“松耦合投票”很重要。

链上治理存在各种问题,但批评家在分析各种链上投票机制可行性的时候,往往缺乏仔细分辨。本文最重要的研究结果就是:链上投票系统的各种财阀统治趋势,是可以减轻的,方法就是应用各类程度或高或低的“松耦合投票”。

结果二:“应用层面治理”和“协议层面治理”有显著差异。

我们认为,区分两种链上治理也相当重要。第一种治理是“协议层面治理”,目前Decred、Tezos、EOS等公司采用这种治理。第二种治理是“应用层面治理”, MakerDAO、0x等项目采用这种治理。“协议层面治理”的风险要显著大于“应用层面治理”,这就意味着,攻击者受到激励措施影响,而对“应用层面治理”发动贿赂攻击的可能性要小得多。此外,人们依然可以主张区块链是公共财产,但却没有理由将MakerDAO这种应用层面项目也视为公共财产。总体来说,反对链上治理,这种意见在“协议层面治理”的方面要更有力一些。

结论

本文分析了一些论点,这些论点主张,链上区块链治理是财阀统治。本文显示,链上治理的情况,比起批评家所说的情况往往更加复杂微妙。想要避免某一种链上治理系统堕落为财阀统治,方法就是以“松耦合投票系统”等方式来确保各方势力平衡,避免系统被某一方劫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