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2018-11-22

金融是一个复杂、庞大,甚至臃肿的机器。这篇文章让我看到这个庞大机器另一面。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本文来自:橙皮书(ID:chengpishu),作者:Dune Lawrence 与 Eric Ombok,编译:orangefans, 星球日报经授权转发。

编者按

金融是一个复杂、庞大,甚至臃肿的机器。我们很少有机会能一窥这个系统内部的运作是什么样的,更别提说了解这个系统的bug了。阅读下面这篇来自《彭博商业周刊》的文章,让我有一种看到这个庞大机器另一面的感觉。

《走!去第三世界建银行》这篇文章里我写道,“如果我们反思一下,中国自己没有经历过完整的工业革命,直接一跃而入互联网时代。而美国因为有很完善的金融设施,信用卡的普及率非常高,最终反而在移动支付这场技术革命里远远落后于中国。第三世界在金融体系还很薄弱时就已经拥有了完善的移动互联网,它们会不会因此成为数字货币市场里的领头羊?”

在彭博社的这篇特写里,肯尼亚甚至已经开始了不同社区货币之间的联通,只要拥有一个手机(甚至不需要是智能手机,因为可以通过电话或者短信)你就可以在不同社区间交换本地的代币,有的地区还开始了「基于Bancor机制为个体户发行代币」的尝试。但是,当你看到,为了满足大量小额交易的需求,「这套系统是基于POA共识机制,当地社区的交易安全建立在美国一群有执照的公证人手上」时,也许你又会思考到一些别的东西。

在新兴市场,传统货币系统的覆盖面较浅,这意味着那里对新金融技术的阻力较少。

在Sifa儿童中心,由波纹金属制成的棚屋为大约300名学生提供上课用的教室。周围环绕着一片尘土飞扬、拥挤不堪的土地,既是操场,也是会议场所。学校所在的地区是加蒂诺,这是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最贫穷的社区之一。弗朗西斯·万加拉校长正站在一间闲置的教室里研究他的手机,他刚刚学会了如何交易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token。

四年前,万加拉校长加入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实验,同意接受并使用一种所谓的社区货币——就是一种补充肯尼亚官方货币的纸质凭证,有点类似抵用券——作为在加蒂诺地区的价值交换手段。一开始,校长和每一位老师都拿到了一份价值约400先令( 约$3.93, 足够用来支付一顿简单的家庭餐)的抵用券「加蒂诺-佩萨」(“佩萨”是当地方言里的“钱”)。然后,他们可以把这些钱花在已经签约、同意接受抵用券的当地企业。学校用这些抵用券购买蔬菜、糖和其他午餐原料。

与此同时,现在大约有 20 %的父母在用社区货币支付他们孩子所需的教育费用。据万加拉校长称,辍学的孩子越来越少了。“作为一所学校,我们注意到在支付学费方面存在很多挑战,因为大多数家长经营的都是小本生意,”他说。“每当我们举行家长会时,我们都会告诉他们社区货币的情况。"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社区货币票据,「加蒂诺-佩萨」抵用券。照片:彭博商业周刊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现在,「加蒂诺-佩萨」抵用券正在被“加密化”——从彩色纸币转变为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token,这是一种使比特币成为可能的记录保存技术。

这个试点项目由Bancor资助,Bancor是一个总部在瑞士的项目,运营着一个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Bancor去年通过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token筹集到了约1.53亿美元,这也让它成为了2017年所谓的ICO发行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吸引了许多对加密经济十分狂热的批评者的怀疑。

鉴于7月份黑客从刚刚起步的Bancor网络中偷走了大约2350万美元(据Bancor称,不存在用户钱包被盗的情况,而且有1000万美元已经被追回了),这一怀疑似乎是有道理的。但到目前为止,Bancor的网络已经处理了超过15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Bancor这个名字也代表了他们在经济金融领域更宏大的野心,Bancor这个词指的是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20世纪40年代为重塑国际贸易体系而概念化的货币。

在肯尼亚,Bancor正在努力证明,加密经济不仅对投机或非法贸易有用,它还可以作为一种具备包容性的金融基础技术,对贫困人口实现经济刺激。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加蒂诺。照片:彭博商业周刊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尽管由中央银行控制的国家货币占据着这个世界的主导地位,但我们大多数人也在使用替代货币,只是我们很多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经常搭飞机的旅客积累航空里程就是一个例子。另一个运行时间最长的例子则是「WIR法郎」,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瑞士的酒店、零售商和其他公司就一直使用这种货币进行企业间交易,帮助他们避免货币短缺和波动。

然而,一般来说,政府和传统金融机构倾向于怀疑这种实验的可行性。奥地利的沃格尔镇在1932年创建了自己的社区货币,用来支付数百名失业居民完成道路铺设等项目,因为该镇没有足够的官方货币。反过来,失业居民也可以拿着这些收入,在当地企业里进行消费。但是奥地利政府很快介入,并将其定为非法。

威尔·鲁迪克在大约八年前开始包括加蒂诺-佩萨在内的社区货币项目,然后也遇到了类似的阻力。作为一名来自加州的从物理学家转行的发展经济学家,他看到了一个刺激肯尼亚贫困社区经济活动的机会,这些社区基本上与正规金融系统隔绝。2013年,他在被称为孟加拉国的蒙巴萨贫民窟中推出了「孟加拉- 佩萨」。作为回应,政府以伪造罪将他投入监狱。鲁迪克在两个晚上后得以保释,指控后来被撤销。

加蒂诺、孟加拉国和其他四个社区现在都有自己的“佩萨”或“萨拉夫” (在斯瓦希里语中分别是“钱”和“货币”的意思),有超过1200家企业和学校在使用。鲁迪克说,该项目给这些社区带来了很多具体的好处,包括能让更多的学生留在学校上学,因为他们的父母可以用社区货币来支付学费;更好的食品安全保证,因为很多家庭可以用优惠券从当地市场购买食物原料;根据用户调查,当地的商品交易也有所增加。

鲁迪克(左)和Protus Wanzala一起乘车,Protus Wanzala是一名摩托车司机,他接受社区货币作为乘客支付的费用。照片:彭博商业周刊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社区货币大概的想法是:在现金收入很低的地区,社区货币可以用作信贷,以保持当地基本商品和服务的流通。“我们并没有试图创造一种新的货币,”鲁迪克说。“我们只是填补了一个空白。最重要的是,这个系统是通过得到当地社区内部的支持而进行运作的,而不是像正规银行那样通过收取利息”。

伊丽莎白·奥姆是一名30岁的女性,她经营着一家杂货店批发业务,自2014年以来一直使用「加蒂诺-佩萨」。“社区货币对我来说非常有价值,因为我是这个网络的一部分,我们是一个家庭,”她说。“我已经获得了许多客户,因为如果有人拥有萨拉夫,但没有足够的先令,他们可以在萨拉夫支付部分购买费用。"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奥姆在她的批发杂货店。照片:彭博商业周刊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到目前为止,这些社区货币带来的好处一直受到地理因素的限制。奥姆不能在林迪和康米社区的市场上用她的「加蒂诺-佩萨」买蔬菜,这两个社区都发行自己的抵用券。随着参与人数和社区的增加,鲁迪克开始寻找扩大规模、增加流动性,扩大市场和经济影响的方法。今年,他开始与Bancor合作,担任其社区货币总监。“我来到Bancor最初希望他们能为我们目前的处境提供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在肯尼亚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社区货币。我们怎么把这些不同的社区货币联系在一起?”他说。

肯尼亚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新兴货币技术的沃土,通过移动货币系统「M-佩萨」,甚至超越了更发达的经济体。任何有手机的人都可以用「M-佩萨」来支付肯尼亚的大部分费用,这种方法有效地解决了他们此前想要参与正规金融系统所遇到的一个主要障碍:肯尼亚数百万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去年,大约四分之三的人则有了自己的移动货币账户。

根据经济学家Marina Niforos(他也是针对世界银行集团下属的国际金融公司进行的一系列区块链研究的作者)的说法,在肯尼亚等新兴市场,传统金融系统和金融机构覆盖面相对较浅,这意味着对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新兴金融技术的阻力较少。

肯尼亚社区货币的新数字版本给区块链的复杂性带来了类似「M-佩萨」的便利。Bancor开发的钱包APP非常简单,只需要一两次点击就可以完成大多数事情。最终用户看不见的创新发生在萨拉夫网络token,这是一种数字储备货币。现在,如果奥姆想冒险到林迪社区购买蔬菜,她可以用加蒂诺社区的token来付款,代币会自动转换成林迪社区的代币。

但对万加拉来说,这种方式看起来非常熟悉:“和「M-佩萨」一样。”万加拉碰巧有一部安卓手机,不过大多数肯尼亚人只有老式的翻盖手机。因此,鲁迪克和Bancor团队已经开发出了一种更方便的使用数字代币的方法:通过拨打电话上的代码,用简单的文本菜单命令进行操作。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我们并没有试图创造一种新的货币,”鲁迪克说。“我们只是填补了一个空白。”照片:彭博商业周刊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从技术角度来看,最大的障碍是建立一个适用于日常小额交易的区块链系统,比如在加蒂诺的市场上买卖西红柿。对于原始的加密货币「比特币」来说,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比特币依赖于去中心化的全球计算机网络,这些计算机正在为挖到更多的比特币而互相竞争。中国和加拿大都有成片的“服务器农场”,它们为了挖矿都在消耗巨额的电费。

在Bancor的帮助开发下,新的数字社区货币依托于一个不同的开源系统运作,这个系统叫做POA网络。上面每笔交易都由美国一群有执照的公证人进行验证,这些公证人通过管理POA网络来赚取固定的小额佣金。社区货币交易记录在他们自己的子网络中,然后两个网络捆绑在一起,提交给POA主网络,以降低交易手续费(根据鲁迪克的说法,手续费现在大约是0.0000019635美元)。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万加拉为Sifa儿童中心购买物品。照片:彭博商业周刊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据Bancor的联合创始人Galia Benartzi称,Bancor迄今已投入500多万美元开发肯尼亚项目。像加密世界中的许多人一样,她谈到了重建全球金融系统。“区块链和加密公司真正的机会在于,我们可以为一个新的金融系统修路,而这个系统不需要太多的利润来运营,这意味着价值可以被重新分配,重新注入给社区和人们,”她说。

Niforos也是巴黎商业咨询公司Logo Global Advisors的创始人,他警告说,在这个阶段,任何区块链项目都有很大的风险。“我不是想泼冷水,因为我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实验,”她说。“但如果这个协议不稳定或着持续存在安全漏洞,会发生什么?当然,这并没有抹杀当地正在进行的伟大进程。但是,如果他们不能保证技术平台或平台的治理怎么办?谁来负责?这些风险从一开始就需要积极管理。”这样的问题可以向许多加密企业提出。但是因为肯尼亚的Bancor用户在经济上特别脆弱,所以正确使用它的风险很高。

鲁迪克说,这个项目由一个名为「草根经济」的非营利组织和当地领导人及专家团队来确保网络上的交易正常进行。目前,社区可以决定是否要保留一些纸质凭证和数字代币。尽管社区货币可以在萨拉夫网络上相互交易,但它们还不能交易其他的加密货币,或者先令、美元,因此黑客攻击或网络发生不稳定的可能性仍然较低。但是这些隐患也会存在,即使是在相对封闭的系统中。如果一个社区吸引了所有联合社区里的大部分交易,降低了其他社区的货币价值,该怎么办?

鲁迪克和Bancor团队正在研究所有这些问题,包括使用一些方法来缓冲一种社区货币相对于另一种货币的贬值,以及建立一种与货币挂钩的抵押品的机制,然后这些抵押品可以作为常规的官方货币出售。万一系统使用的区块链变得过于昂贵,Bancor也在开发桥接技术,让社区货币等代币可以迁移到其他区块链去。

鲁迪克说,“数字化”会让一些事情变简单——比如不需要任何印刷的费用——以及,让发行更多的社区货币变得更加容易。这里的想法是,任何有可以交易的商品和服务的人都可以发行自己的社区货币,货币的价值会跟个人的信用创造价值挂钩在一起。在萨拉夫网络上,捐助者可以购买萨拉夫代币,向这些个人项目注入资金,然后通过查看记录在区块链的数据来准确了解资金的流向并衡量其影响。萨拉夫网络上的第一笔交易是一个西红柿。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鲁迪克和内罗毕的一个水供应商。照片:彭博商业周刊的娜塔莉亚·季多万努

“这是我们第一次真的可以说,像类似5个西红柿这么便宜的东西,能用一种「对于一个生活在贫困地区的女人来说可行的方式」来交易,”他说。这一次,肯尼亚政府的反应也更加令人鼓舞。他们最近邀请鲁迪克向政府内的区块链工作部门介绍该项目。

万加拉已经完全适应了数字化的货币。“我更喜欢使用APP,”他说。“当人们收到一张纸币时,有时候他们不把纸币当回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