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创业时代」原型黄何:我离茅侃侃还有多远?

2018-11-19

他屡次提到茅侃侃,不断唏嘘创业不易。

「创业时代」原型黄何:我离茅侃侃还有多远?

《创业时代》的结局里,“魔晶”创始人“郭鑫年”最终不敌资本的挤压,被迫将“魔晶”卖身,做决定的那一夜,他和“李奔腾”喝的烂醉如泥。

在此之前,他曾在残酷竞争面前拼命地写代码;或突然半夜发狂想到一个创意,便兴奋而起给“那蓝”打电话;被运营商“围剿”至四面楚歌悲壮地为自己辩驳;还有“命悬一线”时被本来给了他希望的资本诓骗,怒而摔东西走人。 

这一切,黄何如今回首起来,都无比熟悉。他正是“郭鑫年”的原型之一。

那个疯狂创业的年代里,黄何在香港创造了那款语音聊天软件“魔晶”的原型——Talkbox 。2011 年 3 月,Talkbox 创立不到两个月,冲到App Store 社交榜第一,成为火遍东南亚的现象级 APP。最高峰时,Talkbox 的注册用户有 1300 万。

跟“郭鑫年”一样,彼时的黄何对 Talkbox 寄予厚望。但是很无奈,在随后的推广中 Talkbox 经历了被屏蔽服务器、山寨软件和资本同时挤压,最终在不到 3 个月时间里便黯然退场。最令人唏嘘的是,3 个月的竞争时间不足以申请专利,最终“按住说话”的专利权被腾讯获得,Talkbox 不得不退出市场。

如今 8 年过去,再次回顾那段经历,坐在 Odaily 星球日报面前的黄何仍忍不住感慨,他也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创业者,8年间他从没停止过创业。 

Talkbox 之后,黄何又创造了两个项目,分别是能够获取大数据的“简信”,和针对邮件消费的区块链项目——Measurable Data Token(以下简称“ MDT 量数”)。

后者目前在区块链熊市背景下,正在艰难奔波。

采访那天,黄何刚刚回国,送别一位因不堪创业压力而自杀的朋友。他心情低落,问自己,创业这么多年来,离茅侃侃还有多远。

创意来自父母不会打字

2010 年,刚从香港理工大学毕业的黄何放弃了上海产品经理的职位,加入了一个创业团队 GreenTomato 。

彼时人们社交通讯的主要工具还是短信,香港地区有9个电信运营商,不同运营商之间无法购买套餐,发送短信需要收取费用。这给消费者带来不便,沟通成本也较高。

当年 6 月,苹果发布 iPhone 4 ,智能手机的时代到来。黄何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当时苹果手机上出现了一款叫 WhatsApp 的软件,通过它可以代替短信沟通交流。

黄何也给父母下载了这个软件,但是他发现他们不会用智能手机打字。

后来诞生的那款语音即时通讯软件——Talkbox 的灵感就是来源于此,“父母不会打字,我就想,能不能做一款直接语音通信,让它按住就能说话。”

跟“魔晶”团队一样,黄何和他的团队也经历了夜以继日的开发。

2011 年 1 月,Talkbox 上线,很快便冲到 App Store 社交榜的第一,最高峰时达到 1300 万。

不幸的是,上线不久,黄何团队发现 Talkbox 在大陆的应用不能使用,“服务器被屏蔽了。”

屏蔽服务器这一段,后来出现在《创业时代》里是分量很重的几场戏。国内 3 家运营商曾联手起诉“魔晶”没有取得运营牌照,违法运营,在相关部门的建议下,起诉改为调解,“魔晶”取得了喘息之机。但就在这个时候,运营商突然两次屏蔽“魔晶”的服务器,险些要了“魔晶”的命。“魔晶”团队紧张万分,四处游说找人组织运营商别那么做,因为如果再停一次服务器,“魔晶”就死了。

这个过程黄何深有体会,Talkbox 在大陆不知被屏蔽多久,彼时的黄何万分焦虑,但毫无办法。

更不幸的是,当时正处于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Talkbox 创意一出来就被模仿。

“在东南亚和大陆简直是‘千信大战’的局面。”黄何说。激烈的竞争面前,黄何还没有足够的人手开发支持各种系统的新版本。他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

《创业时代》里还有一条重要但冲突激烈的线索,就是资本挤压“魔晶”股份。这个过程黄何也经历了。

2011 年 5 月,微信更新了 2.0 版本,加入了“按住说话”的功能。2011 年 7 月开始,微信排名上升,Talkbox下滑。在 QQ 用户实现有效迁移后,微信成为中国最主流的即时通讯应用。

所以那一年,Talkbox 和其他一些山寨语音聊天软件都在大的资本碾压下,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更多的是焦虑和无可奈何,一直知道这一天要到来,面对巨头的碾压,人手不足,即使是快速增长,也无法开发更多的系统版本,只能以不服输的态度硬撑下去。”黄何说。

当时还有许多公司找黄何,探讨能否进行合作或者收购,但是情况复杂,最后都不了了之。

很快,Talkbox 用户出现大幅回落,黄何的团队不得不进行业务转型。

“杀回去”

10 月,《创业时代》开播,已经离开 Talkbox 8 年的黄何坐在香港的电脑前,一集不落……

全剧最后一幕,输了“魔晶”的“郭鑫年”,带着故事女主角“那蓝”又回到了“魔晶”诞生的地方——拉错拉姆湖。

纯净的湖水镶嵌在青藏高原皑皑白雪的山下,镜头缓缓定格在平静的湖面上,“那蓝”双手合掌,眼睑微垂对着湖水许愿,“我希望你还能做出一款比魔晶更棒的软件,杀回去。”

“郭鑫年”愣了。

看到这一幕的黄何也愣了,然后他发了一条的朋友圈,“2011 年的那场移动互联网社交大战历历在目。罗维在同讯发布会以‘没有魔晶就没有同讯’来致敬 Talkbox 团队的创新对‘改变人类沟通方式’的贡献,也为那段疯狂的经历画上了最后的句号”。

“杀回去。”他自已给自己评论说,似是在鼓励“郭鑫年”,也在说给他自己。

那天是 11 月 11 日,黄何刚好从美国回国。黄何所说的“杀回去”,不是指回国,而是跟“郭鑫年”一样,在“魔晶”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发展之后,以一个创业者的姿态重新杀回创业者队伍,创造比“魔晶”更好的产品。

黄何的确也是这样做的。

Talkbox 后来并没有死掉,至今仍在香港发展,只是在竞争中进行了业务组合调整,砍掉了面对大众的通讯业务,只做企业服务了。

2015 年,黄何团队又开发了新项目,简信(MailTime),这是一个把电子邮件变得像发短信一样简单的聊天APP,同时也是一个邮件大数据的产品。它比 Talkbox 顺利得多,很快拿到了徐小平的投资,而且还入选了美国顶尖创业服务器 Y Combinator。

“相当于从比较绝望的 message 的产品找到了一个大数据的出路。在 Y Combinator 的时候,Gmail 的创始人,也是我们所在组的合伙人,做邮件协议的产品,他帮我们重新梳理了一个业务逻辑,我们就开始往大数据转型。”黄何说。

但是在做大数据的过程中,他又遇到了问题。这个行业中存在的数据造假,会用黑色渠道“偷数据”,同时用黑市等各种手段获取用户的隐私数据。这让黄何难以理解,也难以接受。

投入区块链

2013 年,在对大数据操作存在迟疑的背景下,黄何在美国接触到了区块链技术。带他入行的是硅谷 Dfinity 项目创始人,Tom Ding。

“它能够改变生产关系,颠覆既得利益者。”黄何说,这使他看到了有效解决数据造假、保护用户数据隐私的可能性。

不久,黄何在硅谷推出了运用区块链技术的项目,MDT 量数。这是一个基于匿名邮件数据的大数据分析平台,面向企业端,提供不涉及用户隐私的消费等行为的数据。

11 月 7 日,带着刚下飞机时的疲惫感,黄何穿一身运动衣和牛仔裤、背着灰色的双肩包出现在 Odaily 星球日报记者面前。区块链行业从今年下半年以来转入低谷期,项目进展并不十分顺利,MDT 币价也在下跌。

业内也有一种声音在质疑 MDT 量数,比如通过邮件进行数据挖掘分析的模式是否过时,其数据本身是否有价值。

黄何辩解:“在海外邮件仍然是人们开具发票等各项活动的重要凭证,中美之间税务制度不同,而我们 95% 的业务在海外,并且安全合规。”

“我离茅侃侃有多远?”

时间推回 8 年前,黄何不会想到,自己选择的这条创业路走的如此艰辛。他曾因为 Talkbox 创造过属于他自己的高光时刻,但创业就像在战场,实力不够强大,即便是自己一手创造的果实也会被别人抢走。

黄何坦言,压力非常大。

一个不幸的消息是,他一位创业时代的挚友刚刚因为不堪压力跳楼自杀,而他此次回国的目的,就是帮这位朋友料理后事。

他屡次提到茅侃侃,不断唏嘘创业不易。

这几年来,他有 4 位朋友因创业压力太大而自杀。在采访的电梯里,他一直显得低沉。

朋友因为资本等压力结束了生命,他感到痛心,他知道那个过程,公司不能运转了,“但是还有感情,舍不得。”

他也感慨自己的经历,朋友圈里,他感谢过《创业时代》的编剧付瑶。8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他为了 Talkbox 能在大陆顺利运作,时常到北京,泡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车库咖啡里,在那里,他认识了车库咖啡老板,以及想要从互联网创业时代里找故事的付瑶。

观众对《创业时代》这部电视剧褒贬不一,但是黄何最终还是喜欢。

“它更强调创业者创业的过程,而并非是以成功者的姿态进行激励或者缅怀。它强调的是创业的艰难之处,创业中的风险以及起起伏伏。”黄何说,他认为这个记录创业者的过程,很有意义。

今年第二季度开始,MailTime 简信的 APP 与美国电信运营商 Verizon、AT&T 及国内手机品牌小米、三星等展开了合作,覆盖美国和欧洲手机邮件应用市场。

随着《创业时代》的播出,黄何的团队也展开了一场借势营销。推出了情怀版的“简信”,简信改名为与剧中手机通讯应用同名的“魔晶”应用。

凭借着电视剧的热度,该应用在发布两天内即登上苹果应用商店社交榜单第二名,并登上热搜榜,18 天内下载量就超过了 100 万。黄何说,这次产品的开发也给公司带来了许多融资机会,目前正在洽谈。

创业时代结局了,但是真正的创业者却还在继续。

采访那天,黄何也反思了朋友的结局,认为创业公司的失败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有在浮躁的泡沫下,资本过高的估值、创业浪潮下许多人盲目的加入、媒体的过度渲染,然而,当泡沫破裂,热情冷却,剩下的只是创业者自己。

“有时候我在想,我离茅侃侃还有多远呢?”他说。

原创文章,作者:十叶希。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