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2018-10-12

有一点点儿感受,想和你分享一下下。

当上周末大家在返程的路上时,我在班加罗尔,与 200 多名黑客、 DoraHacks(一个全球 Hacker 组织)的小伙伴,一起呆了 24 个小时。

这是 DoraHacks 举办的一场区块链主题的黑客马拉松(hackathon),参赛的清一色全是印度的黑客。按说,黑客马拉松都是大同小异的,对黑客这个群体好奇的我曾在国内有幸去看过,大概是技术大拿传授知识,黑客们一边社交一边组队,然后每个队进行分工(前端、后端)做 demo,最后展示 demo 并评选出名次等。

不过,这次在班加罗尔的黑客马拉松上,与这里的黑客、评委聊了聊后,让我有些不同的感受,想与你分享一下。

黑客是啥?

在分享前,先容我啰嗦一下“黑客”这个词。

黑客( hacker ),在大家的印象里,经常与非法入侵他人电脑网络联系起来。比如前段时间,经常曝出交易所被黑客攻击,数字货币被盗等事件。

硅谷创业之父,同时也是一名黑客的保罗·格雷厄姆,在其《黑客与画家》这本书里提到了“黑客”这一称呼的由来:

Hack 一词最早源于 20 世纪 60 年代初,麻省理工学院有一个学生团体叫做“铁路模型技术俱乐部”,他们把难题的解决办法称为 hack。Hack 的字典解释是砍(木头),在这些学生看来,解决一个计算机难题就好像砍倒一棵大树。那么相应地,完成这种 hack 的过程就被称为 hacking,而从事 hacking 的人就是 hacker,也就是黑客。

说了这么多,那么黑客与入侵他人电脑的人到底有啥区别?

保罗·格雷厄姆认为,黑客就是最优秀的程序员,而那些恶意入侵计算机系统的人应该被称为 cracker(骇客)。

还有人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二者的根本区别,即黑客搞建设,骇客搞破坏。

印度黑客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接下来,终于要和你聊聊黑客马拉松上的这些印度黑客,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以及与之前在国内参加的黑客马拉松相比,我有哪些不同的感受。

相对于国内的黑客来说,很多印度黑客是把热情写在脸上的。这里专门给你准备一张图,自行感受一下: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这一点或许是因为文化差异的不同,据在这留学的志愿者小哥哥讲,印度之前被英国殖民过,英语普遍较好,或许语言间接影响了他们的思维。

印度黑客的这种热情自然体现在社交方面。

在印度黑客们做 demo 的时候,我出来透透气,坐在门外的沙发上刷手机。这时候,一句标准的印度英语飘进我的耳朵,当我把眼睛从手机上挪开,发现自己前面站着一位笑眯眯的小鲜肉,脖子上挂着 hacker 的牌子,没错,他在和我打招呼。我连忙回应了之后,他便坐在我旁边的位置,和我聊起来(这令我一度产生错位感,之前在国内参加黑客马拉松时,都是需要我主动去勾搭的好么,这次什么情况?怎么角色错位了?)。

我说你看起来好年轻,黑客小哥哥很会聊天,笑着说你也是。后来他好奇的问了我的工作是做什么的。我礼尚往来地又问了他,他告诉我他 20 岁(如果我没记错以及他没骗我的话,哈哈),自己是个 hacker,平时与计算机相关的工作都会做,没有固定的公司。他在聊自己的工作时,眼睛里有藏不住的小星星。

没聊多久,他的几个朋友就过来了,同样是热情的打招呼,并拿出手机想拍合照。我爽快地答应了,但是没想到的是,绝不是拍一张这么简单。摆不同的手势,站在不同的背景前,和不同的人,拍了一次又一次(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像个吉祥物)。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就是中间这位小黑客(T 恤上有红色图案的小哥哥)

后来我发现,不仅是黑客,貌似印度人都挺喜欢和外国人拍照的。和 DoraHacks 的小伙伴去一个印度寺庙(Sri Radha Krishna-Chandra Temple)的时候,碰到一群小学生,他们极其热情地拉着 DoraHacks 的一位小姐姐拍照。PO 一张图片,让你体会一下她们的眼神: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超可爱的小学生们

黑客马拉松的中间,还穿插了技术大拿来讲技术知识。到了晚上,DoraHacks 的小伙伴还请来了乐队来给黑客助兴。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酷酷的乐队小哥哥们

当乐队演唱《三傻大闹宝莱坞》(一部经典的印度电影)的主题曲时,整场嗨起来了。对的,不止是印度黑客们,这首经典主题曲让很多我们中国的小伙伴们也嗨了,当时已经是凌晨 12 点(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半)。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我意外的是,竟然还有好几位黑客小姐姐。要知道,我之前有幸参与(其实只是负责膜拜)的比赛中,黑客小姐姐真的是少之又少。于是,我决定在这篇文章中,为了黑客小姐姐们,任性地放两张图片。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开幕式上的黑客小姐姐们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兴奋地介绍自己团队的黑客小姐姐们

印度黑客都做了啥 DApp? 

由于这次的黑客马拉松是与区块链相关的,所以我很好奇这群印度黑客们的 demo 都是做的啥。

在评委们拿着纸和笔,一个个去评选 demo 的时候,我开始在这群黑客中间逛来逛去,寻寻觅觅。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评委们在评审某个 demo

当我逛到一个黑客团队旁边时,发现他们的电脑屏幕上几个英文字母特别明显:Splitwise-Dapp,看来这是他们 demo 的名字,当我还在想什么是 Splitwise 时,我旁边的黑客立马热情地开始了他的“路演”,虽然我并不是投资人。

黑客小哥哥先给我科普了啥叫 Splitwise。这是一款方便大家 AA 制的软件,比如几个朋友出去吃饭或室友之间平摊水电费时,通过这款软件可以计算出每个人需要支付的金额,而且当有的人忘记支付时,这款软件还会直接发邮件或者短信来提醒(莫非这个软件要解决的痛点……是避免大家催促别人还钱时的尴尬?)。

那这个基于区块链做的 Splitwise 有啥不同呢?听了黑客小哥哥的讲述,我大概明白了。一个是大家不用法币支付了,改用一种稳定币 DAI;另一个是通过智能合约来计算金额,所有记录保存在区块链上,不可被纂改。而且黑客小哥哥还说,这款软件还融入了 Venmo(可以大概理解成有社交属性的支付宝)的特点。

简而言之,感觉这个项目是区块链版的 Splitwise+Venmo。出于职业习惯,我问了关于项目几个问题,虽然没有完全解答我的疑惑,但是黑客小哥哥的热情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和黑客小哥哥聊完后,小哥哥主动邀请我们和他们的团队合影,哈哈,印度人真的是特别喜欢和外国人照相。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忘了用我的手机也拍一张了,还好在推特上搜索关键词找到了这张

后来,又逛了一个基于区块链做能源交换的项目。简单来说,就是用户可以把自己用不完的可再生能源(比如太阳能),放在在这个去中心化的平台上卖给需要的人。黑客小哥哥还提到,为了保证 TPS,会采用 DAG (有向无环图)技术。

当我问小哥哥 DAG 这项技术的不足有哪些,以及如何避免出现不诚信的节点这一缺陷时,黑客小哥哥超级认真的拿着一支笔,在纸上给我们一笔一划地讲解,超级耐心。

当然,合影还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其它团队的 demo,有的从印度本土的痛点出发,做了与农业、交通、微型金融(microfinance)等方面的去中心化应用。

在印度读书、工作过的志愿者小哥哥们告诉我,这些项目与印度这边的人缺乏时间观念,交通拥堵(比如班加罗尔),欺诈现象比较严重的现状有关。

除了与黑客小哥哥聊,我还与评委聊了聊。

与交易所 MOOX 的技术大拿、市场负责人聊了聊技术,以及中印创业公司之间的区别。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评委,估计就是 Matic Network 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产品官 Anurag Arjun 了,毕竟聊了 3 个多小时(估计是我聊得最久的一个了……),除了聊了一些技术,还聊了他对印度区块链市场的看法,印度本土的特色项目有哪些(在此就不展开啦)。

聊到一半的时候,这位印度大哥,还有帮我翻译的志愿者小哥哥已经口干舌燥了,大家的音量明显比之前降低了。我不好意思地说,要不我们休息一下,一会儿接着聊。然后这位印度大哥就出去拿了一盒三明治(里面夹着黄瓜片、洋葱片……印度美食的特色?)、一杯咖啡回来了,接着聊。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好,碰到这种 CEO 真的是超级感动。

我在班加罗尔,与200个印度黑客一起呆了24个小时

超级耐心的印度大哥 Anurag Arjun 

好了,差不多就这些了,啰嗦了半天,那结尾就直接干脆点儿吧:

如果你对此文有不同的看法(毕竟只是我个人感受),欢迎加我微信( 微信号: qingmoruoshui )详聊;

如果你是黑客,那还说啥,强烈欢迎加我微信详聊(有啥活动的时候顺带着叫上我呗,我对黑客群体一直抱有兴趣);

如果有对其中项目感兴趣的老板,也欢迎加我微信或者联系 DoraHacks 的小伙伴。

原创文章,作者:齐明。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齐明

新锐作者

齐明

关注区块链领域,微信号qingmoruoshui

总文章数: 13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