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朋友,别再用“去中心化”描述区块链了

2018-09-24

我们必须要和 “去中心化” 说拜拜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橙皮书(ID:chengpishu),作者:Tony Sheng,译者:白狗@链金术,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朋友,别再用“去中心化”描述区块链了

前言:当我们说起“去中心化”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用一个含糊不清的词来描述一个新出现的事物,对我们的理解会有怎样的危害?Tony Sheng 的这篇文章从“去中心化”的定义开始思考,得出的结论是:某个东西是否“去中心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去中心化”背后的特质到底如何衡量,比如能否抵御监管、防止内容被篡改。这才是真正重要的本质属性。本文来源于 www.tonysheng.com

几周前我采访了 Myles Snider,聊 EOS 这个话题。坦白讲,我对 EOS 是存在怀疑的。大家一直在谈论 “EOS 是不是去中心化的” 这个议题,但是没有人能够定义怎么才算“完完全全的去中心化”。我自己都开始觉得沮丧了,之前 Joey Krug 的回答让我记忆深刻,他说:“虽然不知道多少个 EOS 超级节点才算够,但是 21 个是绝对不够的。”

采访结束后,我在推特上发文,让大家帮我定义什么才是 “去中心化”:你觉得“去中心化” 最精准的定义是什么?怎么衡量 “去中心化” 程度呢?怎么样能保证足够“去中心化”?

推特上给了我一些解释,但是我始终感觉这些答案和我的认知有巨大冲突。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去中心化”大概是使用最频繁的词语了。那么,它就应该跟 “流动的”“红色的” 这类词一样明白易懂才是。但是这些答案要么虚幻莫测,要么就是在随意胡扯,要么太具体,要么没法衡量。

因此,在后面几周,我开始研究关于 “去中心化” 所有东西,并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我们必须要和 “去中心化” 说拜拜了!

“去中心化”简史

我们先用数据说话,以下是”去中心化的”或者 “去中心化” 这几个词在以下著作里出现的频率:

  • Tim May, “The Cyphernomicon” (1994): 2 次(注:“Cyphernomicon”是 Timothy C. May 于 1994 年为 Cypherpunks 电子邮件列表撰写的文件。在常见问题解答格式中,文件概述了背后的一些想法以及加密无政府主义的影响。这是哲学的创始文件之一,倡导电子隐私和匿名数字货币。它也涉及更深奥的话题,例如暗杀市场。)

  • Wei Dai, “B-money” (1998): 0 次(注:B-money 是作者 Wen Dai 早期发明的一个加密的分布式电子现金交易方案)

  • Satoshi Nakamoto,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2008): 0 次 (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交易系统)

  • Vitalik Buterin, “Ethereum: The Ultimate Smart Contract and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Platform” (2013): 8 次(以太坊:终极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 Chris Dixon, “Why Decentralization Matters” (2018): 20 次 (为什么去中心化至关重要)

  • Vitalik Buterin et al, “A Next-Generation Smart Contract and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Platform” (last updated 2018): 44 次(下一代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

为什么去 “中心化” 这个词只在以太坊诞生之后才出现?我们把密码朋克和电子货币都称为是去中心化的。(事实上,在以太坊白皮书里,B-money 被认为是最早的去中心化货币之一)但是他们是怎么描述的?

Dai 是这样描述 B-money 的:社区是全体参与者合作的结果,而有效的合作要求(1)交换媒介的出现(例如钱),(2)来执行合约的方法。在传统世界里,这些服务都是由政府或者政府背书的组织来提供,被提供的对象也都是法律实体。但是在这篇文章里,我将介绍一个协议,这个协议里的服务都由不可追踪的实体来提供。

B-money 将第三方可信机构(例如政府)从交换中介系统中剔除。相应的,这些服务都由不可追踪的实体来提供,并且具有抵御监管的能力。

类似的,中本聪是这样描述比特币的: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现金系统,它使得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外一方,中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金融机构。

比特币的电子现金系统也将可信第三方摒弃,高度依赖点对点的网络来完成交易。

最终繁育出 B-money 和比特币的密码朋克运动其实很少提及 “去中心化” 这个术语。在 Timothy May 的 “Cyphernomicon” 里,这个词出现过两次,但是只是为了表达 “中心化”这个含义的反面。

在关于 PGP 的部分里(中文翻译“优良保密协议”),为了和依赖权威机构背书的中心化基础设施作对比,他说它“支持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私人的网络”。

他认为 David Chaum 提出的密码学家就餐问题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行为集合。从信息产生开始,就没有一个信息集中展示的地方。政府没法封锁任何消息,参与者可以完全自己决定信息的取舍。

同样,也有人认为,去中心化代表着没有可信的权威机构或者没有实体操控的“真理之源”。换句话说,去中心化就是中心化的反义词,这是一个否定式定义,用某些事物的对立面来下定义。

因此,这就是我们的问题:否定式定义也许仅仅是一种语义的转移。这个词的出现仅仅是一次无意识的使用。我们用 “去中心化” 这个词来形容一切,针对的只是“中心化”。

那么 “中心化” 又代表了什么呢?监管,调剂,低下的激励制度,不平等,等等。我们可以把一切都怪在中心化上。如果中心化是万恶之源,那么去中心化,作为一个对立面,就是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案。

我们足够 “去中心化” 了吗?

有人可能会建议我们把 “去中心化” 的定义限定为去除可信第三方。也许如此清晰的定义可以让这个词不会再仅仅是一个语义的偏移。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大家会很快发现这么限定去中心化的容易陷入一种困境。

假设有一个系统已经移除了现有的可信第三方,比如政府。那么如果有少数人仍然在把持着这个系统里的货币政策制定权呢?我们把可信第三方摒弃了,那如果仍有少数人大权在握,可以以权谋私,甚至把某些参与者排除在外呢?又或者自己修改交易历史来伤害别人,造福自己?

所以,一个系统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算足够去中心化了呢?

这体现了定义这个词语的复杂性。我们会发现,在分布式的账本里降低信任的重要性会非常复杂,因为这些系统的根本已经不是一个应用了,而是一个生态体系。

根据 Carter 的说法,一个理想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网络有以下三个特质:

朋友,别再用“去中心化”描述区块链了

  • 由精英管理的可以代表大众的民主制度来进行最高级别的、超出协议之上的决策;

  • 由一个高度分散化的矿工或者利益相关方(持有低于 5% 的个体)来进行协议内的决策;

  • 由大量廉价的和分布式的节点来验证网络交易。

而剑桥另类金融研究中心在最近的研究中得出去中心化是由在各层级协议网络和分布式账本里的玩家的角色,行为和影响产生的特性。

朋友,别再用“去中心化”描述区块链了

(该图)展示了在去中心化和中心化系统之间的取舍。有一些分布式账本可能在某些方面为了保全一些特性而显得更中心化。鉴于有时候流程的中心化在某些角度会更适用,要求全部系统各个层面都保证去中心化就不太合理,也不太好操作。这个图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在去中心化系统里最有意义的一些特性:抵御监管、防止篡改还有最大程度降低信任,但是依然没有指出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系统是什么样的。我和其中一个作者,Andrew Glidden 进行了对话,他认为去中心化就是可以满足任意数量的参与者可以随意交易的能力。

甚至Vitalik在2017年初曾冒言:

当人们在讨论软件的去中心化时,他们实际上在讨论的,是三个独立的中心化/去中心化的轴。

  • 架构上的(去)中心化—这个系统是由多少个计算机组成的?这个系统可以容忍多少台计算机在任意一个时间崩溃后还能继续运行?

  • 政治上的(去)中心化—有多少的个人和组织能最终控制组成这个系统的电脑?

  • 逻辑上的(去)中心化—系统呈现和维护的接口和数据库结构像是一个单一的整体呢?还是非结构群体?一个简单的启发是:如果你把这个系统的使用方和提供方一分为二,他们还能作为完全独立的单元进行运行吗?

区块链在政治上是去中心化的(没有人能控制他),在架构体系上也是去中心化的(没有基础设施的中心故障点),但是在逻辑上是中心化的(有一个共同认可的状态,并且系统表现的像一个单一计算机)。

Vitalik 的框架对于解释一个理想的区块链和非区块链的分布式系统(例如 bittorrent)相比而得出的优点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但是依然没有针对去中心化做出令人满意的解答。

这些试图消除帮“去中心化”这个词消除歧义的举动让这个讨论更深了一层。我认为这三个作者的定义比起一系列特点描述更有用。

最有价值的是这些讨论让大家意识到,最初用有几个节点来描述去中心化的行为是没有意义的。

就像 Sarah Jamie Lewis 在她对去中心化的讨论里写到:

在最简单的定义里,去中心化是一个实体可以抵抗压迫还可以自由运作的程度。我们需要跳出对去中心化那些幼稚的概念化的理解(比如有多少比例的节点是被一个实体操控),全面地去理解权力和信任是怎么执行、分布和互动的。

她的定义和两个观点是兼容的,那就是“摒弃中介”思想还有 Carter、Rauch 还有 Buterin 所描绘的复杂性。

其实,一些例如“权力和委托是怎么执行、分布和互动的”这种抽象的定义感觉更精准。因为试图用精确定义来描述反而容易因为这些精准的用词而失败:

你的语义无法描述一个类别里微小的分支,但是你仍然觉得这个定义是可以囊括所有子集的。当哲学家柏拉图学派宣称人类最准确的定义是“无毛的双足动物”时,愤世嫉俗的第欧根尼把一只鸡扒光了毛,说这就是柏拉图所说的人。于是柏拉图学派的人立马把定义改成“无毛的有宽指甲的双足动物。”

用节点数多少或者这个系统的电脑被多少组织控制来定义“去中心化”,就像是把人类定义成无毛的双足动物一样。

“去中心化”就像是一个柏拉图式的名词,因此“权力和委托是怎么执行、分布和互动的”是最合适的定义。这不是一个可以到达的状态,但是对于怎么到达目标有指向性的意义。

所以这有什么意义呢?

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利益相关方无处不在。一个用户,如果不了解他们加密货币对监管抵抗程度还有篡改程度的话,会很容易损失金钱。一个不了解怎么区块链治理的社会可能会被说服去采用一个由主权发售的加密货币,这看起来是很保险的货币政策,但是其实很容易随着发行方的意愿而改变。一个初级投资者可能会把钱投向下一个大热点,觉得也许这就是下一个以太坊。但是事实是,整个团队拥有 60% 的以太币,而硅谷投资者则持有另外 40%。

像“去中心化”这类富有内涵的词很容易混淆视听,让大家以为它就代表着可以抵御监管、安全、治理和分散等等。它已经变成现有系统缺点的一切解决办法,是骗子和权威可以藏身的避风港。

当我们问“这是去中心化吗?”或者“这个足够去中心化了吗”?我们很容易受另外这些词误导:

当你没法准确地问出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你会问这个东西是不是属于同一个类别。人类是什么?男婴 Barney 是一个人吗?正确的答案其实隐藏在你发问的真实意图。比如说可以用毒芹来喂 Barney 吗?Barney 以后会是一个好丈夫吗?

除却对物质世界的描述,“去中心化”应该和“神圣的”这类词一样使用。我们应该学会使用更具体的描述语言。

我们不用担心 EOS 是不是足够去中心化了。我们应该问的是对监管的抵御足够了吗?对防篡保护到位了吗?谁有权利改变整个网络的规则?不同的派系对于各个方面怎么划线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是至少我们是在同一个维度进行讨论。。

别用“去中心化”这个模糊的词汇,我们应该思考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抗审查性这类指标。在推特上让我知道你的看法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