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

2018-09-19

一个人不可能重新认知自己认为已经很了解的事物,当我们仍需倾听不同的想法。

编者按:本文来自蓝狐笔记(ID:lanhubiji),原作者:Dave Kajpust,翻译:realthinkbit,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

前言:区块链投资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这里有剧烈的波动,大量没有落地的项目,但依然有很多团队和投资者进入。如何来理解查理芒格对区块链投资的看法?他们的看法是过时的吗?作为一位区块链开发者,本文作者 Dave Kajpust 认为查理芒格和巴菲特的看法是中肯的。

文章来源于medium.com,由蓝狐笔记社群“realthinkbit”翻译,有部分删节。

我非常相信区块链技术潜能无限。但同时,我必须承认查理芒格和沃伦巴菲特对加密货币的批评 100% 中肯。 

一旦你能评估他们的思维方式,就不难看出他们为什么强烈反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让我们尝试连接查理芒格的大脑,看看他们的理由。 

在《穷查理宝典》中,谈到了查理给加州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题为“学院经济学:考虑到跨学科需求后的优势和缺陷”。演讲的重点在阐述学院经济学容易犯错,原因是跟经济学相关的跨学科知识存在缺失。

让我感到震撼的是,加密经济学甚至比单纯的经济学更加跨学科。密码学家,分布式计算工程师,博弈理论家,以及开源程序员一起工作。他们中没有任何一方受过如何经营企业的训练。当然在每个区块链项目中都有市场,销售和其他业务员工,他们负责管理业务,但可能并不理解区块链工作的技术细节。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采用了查理提到的 5 个经济学方面的批评方法,并把它们和区块链的加密经济联系起来。通过梳理其中的一些批评,能够帮助我们有效的识别哪些区块链协议正在创建我们真正需要的工具。

1.锤子综合征

“当你拿着一个锤子,所有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

在区块链这样的全新领域,经常搞不清楚什么技术是我们需要创建的。这种困惑,导致团队专注在一些和他们产品成功完全无关的指标上。 其中有一些指标看上去是重要里程碑,但实际上呢?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

过度看重白皮书的市场价值

区块链行业的白皮书脱离了它们的主要目的。

白皮书应该是对读者描述问题,然后提出解决问题的技术。比特币的白皮书是一个正面例子。它短小精悍,直面主题,而且很多技术已经开发出来了。在白皮书发布后不到三个月,主网就上线了。 

但可悲的是,过去两年,白皮书成为通过 ICO 募钱或私募的关键点。团队集中精力制作完美的白皮书,而不是开发软件。 

用一份白皮书,讲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以此来说明产品的运作,这是比较容易的。但是,交付出用户能够真正使用的产品则困难得多。

由于这样的转变,看白皮书最重要的是要看其本质是什么,而不是对它讲的故事远景过于兴奋。任何时候,在认真考虑项目前,你应当关先注白皮书背后的技术。

过度看重易于衡量的指标

社区建设是每个区块链项目的重要指标。但是,它很难衡量。开源代码贡献,产品用户参与度以及区块链的矿工和验证者的分散和多样化,这些是可以表明社区运作情况的重要信息。但这些指标很难获得,需要通过努力才能获得有意义的数据,以得出结论。

容易获得的是简单的数字,比如电报群的用户数量,区块链项目乐于炫耀其电报群的用户数量,目前其中有些已经达到了 10 万。 

巨大的数字很容易形成误导,它并不是社区参与度的指标。通过一些市场行为很容易暂时达成这个数字,比如免费空投。但是,一个有 50,000 名成员的群并不能在社区和公司之间形成良好沟通,聊天室总是充斥各种消息。

正如 ICO whitelists.com 所言:“把电报群 Tracker 视为炒作的标志:新成员越多,炒作就越多。”可以说,电报群人数,作为短期炒作指示器更好,而不是真正的社区建设。 

直接将一个电报群与另一个进行比较是容易衡量的指标。 但作为投资者和社区成员,我们不应该这么容易被说服。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也不要因为社交压力,而从众建立大型电报群。

我们应该注意更难获得指标,比如开源贡献。最好的团队将专注于为开发人员建立一个社区,并与最终用户建立富有成效的沟通。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技术研发的资源分配不足

尽管 ICO 的法律地位仍然处于一个灰色地带,但加密货币领域也存在一定程度的责任。

贪婪占据了许多公司中的佼佼者,导致他们在没有进行尽职调查的情况下筹集了数百万美元。 现在他们这则要担心发行的 token 被归类为证券(编者注:比如在美国,成为证券意味着更加透明的监管)。

这些公司现在必须集中时间和金钱来试图说服每个人,告诉大家他们的区块链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分布式的协议,而不是证券。 这浪费了本来可用于构建产品的资源。 丢失这些资源可看作为管理不善或缺乏承担责任,这对创业公司来说不是一个有价值的特征。 但另一群人却不这么认为,比如律师们就很开心看到区块链咨询成为他们的新收入来源。

其实,区块链项目有更好的方法筹集资金。比如 Balance,一个以太坊的钱包项目,筹集了 120 万美元,这是一个合理的启动资金。他们现在可以专注构建产品,而不用担心 SEC 的审查,既遵守法律又能找到公众投资的方法,这是一种平衡。

从这里可以显示出,团队是否有足够的责任。

2. 没有足够关注“Febezzelment”

芒格创造了“Febezzelment”这一术语,指的是使用简单的代数函数识别真伪。区块链投资者无视简单的代数,导致数十亿美元凭空出现。 

分叉区块链凭空创造金钱 

有些团队只是简单地改变挖矿算法就分叉 coin。经过几个开发人员仅仅两三个月的工作,就能凭空牟利数百万美元。

在分叉之前,没有社区,也没有专有代码。 你可以按如下方式编写等式:$0 价值 = 无社区,无代码;经过两个多月的开发,创造了数亿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的价值:数亿或数十亿美元 =两三个月的开发工作。

很显然,这个等式是不平衡的。这是查理不信任加密货币的一个完美例子。 让我们继续来看ICO。 

ICO 凭空创造资金 

一个典型的 ICO 可以让投资者期望在几天内将资金翻倍,这是不可持续的。

例如,假设一个团队创建了一份白皮书和一个网站。 然后他们运行 ICO,募集了价值 10,000,000 美元的以太坊。 一天后,投资者收到的代币可以在市场上出售,获得 200% 的回报。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显然是凭空创造了 20,000,000 美元,而我们所拥有的只是一份白皮书和一个网站。 我们不能继续欺骗自己,最终这个虚假的数学会在我们的脸上爆炸。

每个投资者都只能责怪自己,但我们也必须指责团队筹集的资金超过他们真正应得的资金。筹集资金实在太容易了。这是因为,ICO 是一个设计不良的激励系统。

为了阐述这个设计糟糕的激励制度,我们可以看看那些利用“补偿福利”的员工。 

如果“赔偿福利”很容易被滥用,那么员工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如果只需医生的诊断说明就可以获得带薪休假,那么可以打赌一定会有人报告假伤。它最终将加重公司的资金和运营成本。这是一个设计糟糕的奖励制度,因为它以公司发展为代价,激励“谎报工伤”的势头。

I  C  O 亦是如此。它鼓励营销、炒作和操纵以筹集资金,而不是建立人们可以使用的技术。

3. 过分强调宏观视角,而非微观视角 

查理谈到了过分专注于宏观经济学会导致隐藏事物在微观经济层面运作的方式。 

我们在区块链领域中有一个非常类似的问题。区块链项目夸耀他们的平台将取代大型糟糕的中心化实体,却没有提及他们将如何获得用户。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关于去中心化存储项目与亚马逊 AWS 的竞争,这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行业。通过宏观视角观察,这些协议似乎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

但是,我们看到很少有团队实际提供有关其协议的微观细节。去中心化协议,去中心化开发人员和去中心化服务提供商如何能够在最终用户价格方面和 AWS 进行规模化竞争?AWS 具有超级核心团队,超级组织服务的规模经济,如何才能跟 AWS 竞争,从而实现价格更便宜?

区块链项目要么完全错过这一点,要么模糊地意识到它,但他们却选择忽略它,或者故意将它隐藏在宏大的任务之下。一个十亿美元的机会是一个性感的故事,可以让很多人对细节视而不见。比如获客成本,以及如何实现去中心化服务会比中心化服务更加实惠的细节。

4. 对二阶和高阶效应的关注太少

(译者注:“second and higher order effects”  翻译为二阶和高阶效应,或者次级效应。其大致含义是,任何动作都有后果,任何后果都又会有后果,对一个复杂系统的任何改变都会引起连续后果,最终结果也许和初衷相悖。

二阶和高阶效应很难让人理解。 但是当你筹集数百万美元创立区块链公司时,你希望创始人能够具有二阶思维。

提高交易速度的二阶效应

当涉及提高区块链交易速度的主题时,通常会忽略二阶效应。 安全、可扩展和去中心化之间存在简单的权衡。 增加其中一个将最终减少其他两个中的一个。 它可以通过下面的三角形来说明。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

(作者:Vlad Zamfir)

这是一个不可能三角,不可能同时实现三个目标。

对于许多投资者和区块链领域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简单但尚未被充分理解的事实。 许多区块链协议故意宣称高 tps,而选择不提及他们在安全和去中心化方面做出的牺牲,也就是提高交易速度的二阶效应是什么。

去中心化应用的二阶效应(dApps)

当涉及到在现实世界中使用的 dApp 时,二阶效应经常被忽略。

确实,互联网公司正在控制和销售用户的数据,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 需要建立分布式的网络,为我们提供另一种在中心控制之外进行交互的选择。 

但事实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从用户体验看,dApp 体验更慢、更贵、更不友好。 在募资之前,每个区块链协议都应该考虑以下问题: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有多少人会使用 dApp 而不是中心化应用,仅仅是因为更关心掌握自己的数据?大多数协议将得出结论,将有一部分人愿意为隐私支付额外的钱。 但这个人群还很小。无论你如何设计你的 dApp,它都很难超越类似的中心化应用程序,原因完全不受你的控制。 

另外,使用这些服务也要求你自行保护自己的数据:你需要确保你的个人计算机不会被黑客入侵,否则你的数字身份和资产可能会被盗。 

中心化实体简化了这些保护服务,使我们的生活更轻松。 dApp 团队应该问自己的另一个问题:没有中心化服务的帮助,有多少人愿意花费自己的时间和金钱来保护数字身份和资产?

再一次,会有一部分人想要这样做。 在 20 年的发展轨道上,去中心化服务可能与中心化服务一样便宜且易于使用。 所以认为它是未来,这是合理的,而实现目标的唯一方法就是投入工作。 问题在于区块链协议和投资者缺乏对现实短期用户采用进行评估。

 5. 对美德和副作用的关注不够

从区块链领域走出来最有理想的就是比特币的发明。 一位匿名创建者构建了一种数字货币,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来拥有资产而不涉及中心化实体。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想法,它是免费提供给我们的。

但它也产生了很多副作用—— ICO 诈骗,私钥窃取,拉高出货,攻击交易所和市场操纵。 这有导致许多投资者感到痛苦。惩罚这些行为需要创建惩罚系统,在此之前,系统不会得到修复。

其中一些惩罚将通过政府立法来实现,只要不阻碍创新,这将是一件好事。 但即使在正常的经济世界中,几乎没有人因 2008 年金融危机而入狱。 因此,法律将无法自行修复此系统。 

我们需要一种更好的方法来使区块链协议对它们所征用的资源负责。 因为现在,创始人正在将所有风险转移给投资者。 ICO 可以筹集 10,000,000 美元,但这不是一个可靠的初创公司的秘诀,因为创始人并没有忍受获得资金的所需艰辛。 

以眼还眼,这是古老的宗教法,我相信法律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简单技术。

当 ICO 筹集 100 万美元时,创始团队也同时需要投入 100 万美元的自有资金。这表明了一些真正的意愿,人们更倾向于相信创始人会更努力工作。

然而,期望一个团队匹配相同资金是不现实的。 一百万美元不少。 你希望从团队中看到的是一种工作产品,如果花费数月或数年已经开发出来,因此你知道他们自己投入了大量时间和资金。

Vitalik 的 DAICO 筹款模式也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因为它允许 ICO 资金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缓慢释放。 它让投资者有能力收回资金,如果他们觉得团队没有很好地使用资金的话。

当你开始理解查理芒格的思维时,就能知道他为什么强烈反对 BTC 了

查理的批评是否有效?

查理芒格是一位非常聪明且经验丰富的投资者。 区块链社区常常嘲笑他和沃伦巴菲特对加密货币的评论。 但他们有数十年的经验,当你开始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时,你会认出他们看到的危险信号。

这些批评是有效的,我们应该认真对待巴菲特和芒格的观点。但是,我们也应该对区块链和去中心化网络带来的长期利益持乐观态度。 即使在股市开始时,也存在猖獗的欺诈和诡计。 但它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可靠的系统,让人们在投入资金时感到安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比特币财富管理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