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2018-07-14

凯恩斯主义真正的缺陷在于认为可以无中生有。这是宏观层面的“破窗谬论”。

本文来自:橙皮书(ID:chengpishu),翻译:orangefans · 不惧,星球日报经授权转发。

原作者:Jimmy Song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导读:1936年,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出版了《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该书对国家干预经济的实践进行了理论总结,并由其追随者发展与运用而形成的一套主张国家干预经济的理论与政策,凯恩斯主义主张用国家干预来代替自由放任。

正如我之前撰写的有关区块链的文章一样,我发表的关于智能合约的文章也受到了很多的关注,很多都来自于以太坊和其它代币群体,其中既有赞扬,也有批评,因为我所说的话并不讨他们的喜欢。

在这些持批评意见的人中,Kyle Samani 可以说是一位典型了,他发了19条推特来指摘我。我并没有在Twitter上关注他,要不是他特意在Telegram上发给我,我本来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一般来说,我不会与那些试图浪费我时间的人争论,但是这次是个例外,因为他的那些观点正是我称之为凯恩斯式加密经济的荒诞代表。在这篇文章里,我将以此为例来说明,像Kyle一样的人之所以对我持批评态度,正源于他们固持的凯恩斯式经济观念,但可惜的是,他们的观念无论在技术上还是社会生活中都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谬误之一:整体数据能够反映真实情况

有关智能合约的第一个观点是:在以太坊图灵完备的Solidity程序上已经有许多的“开发者活动”。这类观点正如凯恩斯主义者总是喜欢拿总需求和总供给来说事一样。事实上,经济活动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在市场上,人们可以来来回回交易一个鸡蛋十亿次,这样的交易在统计中也会被记为总额为十亿的经济活动。这样得来的整体数据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它们和实际创造的价值之间只有很脆弱的关联,这还是往最好的方面来说的。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只要有开发者活动就有意义,这种看法误以为活动就会创造价值。事实是,创造价值是需要开发者活动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开发者活动都会创造价值。实际上,许多开发者活动还会降低价值。要区分哪些活动是有价值的,哪些是没有创造价值的,哪些活动甚至是带来负面效应的并不容易,这些都需要很多调研还有技术上做尽职调查的。这也是为什么凯恩斯主义者只关注一些简单易获得的数据而不是实际的经济活动。因为分析这些简单易获得的数据更加轻松,而对复杂的形势进行评估要困难得多。在处理加密经济方面的问题时,凯恩斯主义者也采取了一贯的做法。

只要看一下比特币拥有更多开发者的协议层开发就够了。在以太坊上,大多数的“开发者活动”都是关于ICO的开发而不是协议层开发。一年来,ICO已成为其发行者的现金牛。但是筹集到了钱并不意味着创造了价值,甚至还不比挖沟、填沟创造的价值多。大多数这样的项目没有一个用户或者甚至没有像样的产品。很多项目好几年都不发布任何东西,而且他们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他们对那些代币持有者也没有任何义务。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换句话说,开发者活动并不代表有效或者价值创造,开发者活动也不意味着成功。比如像谷歌眼镜,仍然有许多开发者,但并不意味着它是有效的,切实可行的或者成功的项目。  

谬误之二:中心设计的系统要比自然的、从下至上的、经过事实检验过的系统更好

凯恩斯主义者是出了名的信奉中央规划这一信条,尤其是作为增加需求的手段。尽管面临我们的抗议,在卫生保健、教育和房地产行业,我们还是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政府干预以及“这是为了我们好”的那种政府意志。加密经济的凯恩斯主义者如法炮制,从一开始,他们对由中央规划的产品的信奉就令人吃惊,而且很大程度上是由非理性推动的。

此外,许多由中央设计的体系都非常低效,还需要很多额外的开支。不必借助昂贵的区块链也可以搭建出一个公平、可证明的赌博游戏,不需要把每一笔交易在系统节点内不断复制上千次,你也能证明在某一个时点上某一件事的发生。但中央规划机构的傲慢在于,他们不仅认为他们设计的系统会运行良好,还从一开始就认为那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就算一些体系确实有效,但在加密经济里多数项目根本没有创造价值,实际上,很多项目都是诈骗、冒牌货,反而降低项目的价值。有这么多项目却没有提供任何价值,实在是令人蒙羞。相反,在加密经济的凯恩斯主义者看来,这只是即将产生成功案例的迹象,新的、有趣的突破在几个月之后就会发生。他们相信,筹集资金、雇佣员工都是即将创造价值的征兆。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在由下自上的现实生活里,大多数人根本不关心去使用这些系统,除非他们可以获得丰厚的激励。一般来说,这样做的用户都是投资者。这也说明了,获取用户就是要通过多层级的市场营销计划来寻找新的投资者。

要设计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统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而且很少在第一次就做对。任何一个创业老兵都会告诉你,做出一个恰好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是很难的,多数情况下都是需要不断试错,并且常常到最后反而会转换到一个完全不同的行业里去。那些成功的初创企业都是试了许多遍来看哪种产品能够打开市场,然后再不断迭代。优秀的初创企业都是为现存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与之相比,现在大多数的区块链初创企业都忙着为他们还未成型但将要打造的产品找问题,更何况这些产品还是一文不值。

区块链系统的过人之处在于去中心化的设计确保了你不可能对系统进行大的迭代和改动。在中心化的体系中,凯恩斯式加密经济主义者不得不从一开始就要确信他们的投资都是正确和成功的。而这在复杂的系统或者市场中是不可能的。最好的情况是,这些项目的迭代是非常缓慢的,而且特别昂贵,也很难去改变。

谬误之三:所有人都会完全按照预期来行事

Kyle的推特中最搞笑的部分是他说NBA.com的服务器会成为真相的来源,因此,Oracle是可信的,在数字世界之外,智能合约也是有用的。 

可是要知道,Oracle是智能合约的最后一道保障。在去中心化的设置中,只有一次判决的机会。如果出现错误了,你不可能再向另一位法官上诉。无论Oracle作出什么安排,你不得不接受。 

很明显,Oracle增加的这种大量可被攻击的漏洞甚至都没有被考虑进去过。谁控制nba.com的信息流?它能被黑客攻击吗?在一场赌局中的人有没有动力去影响信息流呢?假如骑士队0比3落后于勇士队,而你又以100:1的赔率买了骑士队100万元,你会有动力去黑了服务器以此获得赔付吗?你会有动力去贿赂nba.com的技术宅男吗?你会不会绑架他的家人?毕竟,你只需要改变在Oracle上的投票而已。鉴于这样的项目立志要接手整个体育博彩市场(30亿美元/年),上文所述就不只是理论而已。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在一个对抗性的网络中,需要考虑到许多实际的诱因。此外,系统越复杂,就越要测试出在激励架构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大多数的项目也确实是复杂到荒谬的程度了。与之相对的是比特币,在系统上更简单,在激励结构上也更稳定。想一想,你第一次设计一个激励架构就是合理的,有这种想法的人要么是愚蠢的,要么缺乏实际生活的历练。

凯恩斯式加密经济主义者对这类问题的惯常反应是建议你在系统中再增加一些激励,比如额外的Oracle, 捆绑的Oracle,或者其它之类的。这明显是不切实际的,任何人都可以在5分钟之内再找出漏洞来,但这就是他们的惯常反应。可能存在一种解决方案能够暂时应对任何可能的攻击,但多数情况是,每一种解决方案背后都是按起葫芦浮起瓢。到最后,各种解决方案堆砌到一起,系统已经变得非常复杂,非常难以分析,直到现实会给出一记冷冷的响亮的耳光。  

结论

凯恩斯主义真正的缺陷在于认为可以无中生有。这是宏观层面的“破窗谬论”。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凯恩斯式的加密经济主义者正犯了同样的错误。开发者活动本身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一般说来,中心化的系统都不能运行得很好。激励机制的设计很难做到完美。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一下子冒出来许多ICO。他们是在做某些事情,但没有创造价值。你可能在筹集资金,你可能在雇佣员工,你可能因某种原因还做了捐赠,但是你没有创造价值,除非市场上有人购买了你的产品或服务。直到你确实创造了价值,否则不要在这之前吹嘘自己有多么地成功。 

比特币过去是,而且一直是真正的创新。比特币是稳健的货币,稳健的货币能够让你在长时期内保留价值。这又反过来让人们可以为大型的资本项目集资,建立文明。奥地利式的加密经济主义相信这才是未来建筑的基础,而不是那些毫无价值创造可言的空中楼阁似的项目。 

凯恩斯式的加密经济主义者相信拥有钱就是成功。实际上,这是两码事。创造价值,促进文明进步可以挣钱,通过寻租也可以挣钱,前者应该得到赞扬,后者应该受到鄙夷。 

当前的ICO井喷已经清晰地表明凯恩斯式的加密经济主义者根本不能区分两者的差别。这就导致了各种开发者活动虽然在开发各类产品,却鲜见有提供任何价值。实际上就是挖沟再填沟,还假装是很有意义的事。这就是凯恩斯式加密经济主义者的荒诞之处。

(完)

荒诞的“凯恩斯加密经济主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343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