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以太坊陷入Gas危机,“罪魁祸首”或是FCoin?

2018-07-09

最好的世界,其实是我们共同努力创造出的世界。

以太坊陷入Gas危机,“罪魁祸首”或是FCoin?

以太坊正处于“Gas危机”之中。 

对于一些不熟悉Gas的读者来说,这里首先做一个简单介绍。Gas可以被看作是以太坊佣金,以太坊的概念不用多说,而在以太坊上执行合约就需要燃烧Gas,它由两部分组成:Gas limit(限制)和Gas Price(价格)。Gas Price是指用户愿意花费于每个Gas单位的钱,Gas limit是指用户愿意为执行某个操作或确认交易支付的最大Gas量,以太坊在不同时期、执行不同操作的默认Gas默认值都不同,因此用户可以在执行操作时设置Gas limit。 

上周,MyCrypto公司首席执行官泰勒·莫纳汉(Taylor Monahan)在Twitter上提醒用户,在使用以太坊的时候需要注意交易费用问题。他提醒人们,由于网络条件的变化,一些钱包软件用户可能会为完成以太坊交易付出更高的代价。 

泰勒·莫纳汉在推文中写道: 

“Gas的概念,以及它是如何工作,为什么有必要存在……还有在哪些情况下是不必要的,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

Gas价格,实际上是用户为使用以太坊网络而支付的费用,也是计算矿工工作的评估标准之一,根据需求而波动。而现在,这种需求似乎正在升级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去年十二月,我们已经看到区块链游戏“加密猫”压倒了整个以太坊网络——但或许你不知道,当时Gas价格还不到现在的一半。

Eth Gas Station是一个提供以太坊、美元、欧元和人民币计算Gas Limit和交易时间等信息查询,以及价格计算服务的线上平台。上周,该公司在Twitter的官方账户发文称:

“现在看来,Gas价格并不是很好,用户需要支付约3.2美元交易才能被接受,或者需要等待长达30分钟时间交易才能被以太坊区块接纳。”

虽然现在Gas价格已经有所下降(交易费仍然很高,这里说的下降是相对于上周高峰而已),但是,开发人员仍然在探索如何区别Gas价格不会出现高波动状况。泰勒·莫纳汉表示:

“问题在于要找到导致这些费用上升的原因,同时,也需要了解当Gas价格上升之后,对广义区块链可用性有何影响。”

泰勒·莫纳汉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每次当人们发现交易成本不断升高,似乎总是会把矛头指向区块链扩展问题(随着网络达到极限,交易费用就会增加)。但实际情况真是如此吗?或者,在以太坊部署更具可扩展性的架构之前,有没有其他靠谱一些的措施来将降低成本呢?

泰勒·莫纳汉指出,由于交易工具不够完美,也很容易Gas价格出现状况,比如Gas定价算法偶尔出现问题,或者一些人为错误导致价格大幅上涨。他总结说:

“在过去的几天里,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使需求增加,导致Gas费用价格非常高。”

上周一,以太坊网络上发送交易的用户一共支付了5862 ether(约合270万美元),创下了以太坊网络交易费用新高。那么,谁是罪魁祸首呢?业内似乎已经有人将矛头指向了一家新成立不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来自中国的FCoin,认为他们正通过一种颇具争议的商业模式来摧毁区块链。 

Gas“攻击

根据泰勒·莫纳汉透露,FCoin可能是导致Gas价格上涨的主因。

作为一个来自中国的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因其新颖的收入模式迅速受到关注,而且该模式已经被证明深受用户欢迎。上个月,该交易所创下了56亿美元交易额的历史新高,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CoinMarketCap上的一些顶级加密货币交易所。

然而,以太坊拥挤的背后极可能是因为FCoin的上币和竞价排名模式导致的。FCoin采取的是“累计充值人数排名”的上线机制,这导致用户将代币反复存入交易所来投票支持上币。这种情况带来的结果就是,代币开发人员会向多个账户发送空投,继而引发了数十万笔交易,这显然让整个以太坊社区感到不悦。

Roy Huang是Fresco创始人,他表示: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价值24万美元的Gas费用被支付,如果你想要这种疯狂,还是区块链行业的初心吗?”

泰勒·莫纳汉认为FCoin绝对是最卑鄙的投票机制之一,甚至刺激了女巫攻击(Sybil attack)——即在对等网络中,单一节点具有多个身份标识,通过控制系统的大部分节点来削弱冗余备份的作用。

以太坊研究人员菲利普·卡斯顿圭(Philippe Castonguay)称这种情况为“Gas价格战”,用户通过提高收费来争夺网络包容性。显然,Gas价格被推高会产生负面影响:随着交易费用增加,那些费用较低的交易就会失败,人们因为交易失败就会产生挫败感,而为了防止意外事故发生,就不得不提高交易费用,从而推高了整个网络的交易价格。

泰勒·莫纳汉表示,这样甚至会导致一些高级用户和矿工串通起来,逃避支付交易费。

网络修复

以太坊开发人员强调,无论FCoin的行为如何,也不管这种做法是否会受到社区谴责,他们都有办法改善用户交易体验。

来自Loom Network的乔治斯·孔斯坦托普洛斯(Georgios Konstantopoulos)在Twitter上发文表示:

“最近Gas价格暴涨,但我不认同对‘垃圾交易’的批评。我们是在一个去中心化的、无权限的网络中,因此交易不应被认定为垃圾,只要有人支付了所需的费用,它就不是垃圾交易。”

因此,以太坊开发人员正在深入开展工作,以从短期和长期角度来改善现状。

比如,以太坊开发人员格里夫·格林(Griff Green)基于阿列克谢·阿克胡诺夫(Alexey Akhunov)研究,并受比特币的启发推出了一项提案,希望以太坊能够采取一种被称为“孩子支付父母(child pays the parent)”的策略来解决Gas价格问题。他认为,矿工可以根据账户对交易进行分类,如果获得更高的激励,就可以同时处理这些交易,而不是一次性处理同一个账户的多笔交易。实际上,加密货币交易所就不是每次只处理同一个账户下的所有交易。

另外,以太坊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也撰写了一份提案,旨在简化Gas定价算法,使以太坊网络更容易预测正确的Gas价格应该是多少。这种简化的算法可以忽略目前Gas定价市场的错误,虽然该策略广受好评,但需要所有用户升级软件,似乎可操作性不强。

格里夫·格林表示,“V神”的解决方案触及到了问题核心,但是肯定无法在今年年底之前实施。而对于自己的提案,格里夫·格林表示只需要矿工执行代码即可,不需要强制进行硬分叉来提升效率。他说道:

“我的解决方案其实增加了一个反馈循环,可以帮助各方更高效地优先处理交易。”

更大愿景

虽然FCoin的上币和竞价排名模式可能是这次Gas价格暴涨的“罪魁祸首”,但似乎以太坊网络扩容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阿弗里·肖顿(Afri Schoedon)是Parity公司通讯负责人,他认为问题的根本其实是要对以太坊网络扩容,以满足用户需求。

阿弗里·肖顿说道:

“从理论上来说,目前的Gas价格市场是个好事情,但问题在于以太坊网络已经达到了交易处理的极限。”

以太坊开发人员卡斯顿圭(Castonguay)现在负责一项名为“GasToken Factory”的短期扩容项目,允许用户从区块链清理一些不必要的数据,并从中获利——他也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网络扩容,并表示:

“最近Gas价格飙升,实际上已经反映出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以太坊区块链已经接近其最大吞吐量了。”

这样看来,以太坊正在力推的分片(sharding)扩容解决方案似乎对整个网络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但问题是,该解决方案的完成时间表仍是一个未知数。

泰勒·莫纳汉最后补充表示:

“对于以太坊区块链的未来建设,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一份子,也都可以发挥作用。所以,我们都应该尝试参与讨论,为自己使用的工具提供有价值的反馈,成为打造以太坊未来的积极参与者——最好的世界,其实是我们共同努力创造出的世界。”

以太坊陷入Gas危机,“罪魁祸首”或是FCoin?

原创文章,作者:Moni。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Moni

新锐作者

Moni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12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比特币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