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2018-07-01

区块链跟科幻有什么关系?假如星际之间有文明,将如何建立文明?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编者按:本文来自巴比特,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6月30日,“世界区块链大会•乌镇”上“AI•跨界”分会场火热开场。在《区块链里的科幻世界》跨界圆桌论坛上,著名科幻作家,《三体》作者刘慈欣跟来自科幻界和区块链界的嘉宾相互碰撞,脑洞大开。

区块链跟科幻有什么关系?假如星际之间有文明,将如何建立文明?数字货币会是人类共识的最好方式吗?当意识上传到网络,如何与AI建立共识呢?从未来看现在,我们现在都是原始人,面对未来,你想说些什么?

著名科幻作家,《三体》作者刘慈欣、巴比特创始人长铗、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SmartMesh基金会主席王启亨、量子学派创始人罗金海、科幻作家陈楸帆,一起参与了圆桌讨论,未来管理事务局局长姬少亭作为主持人跟嘉宾一起探讨“科幻+区块链”。

以下为圆桌论坛的精彩观点。

哪些科幻作品跟区块链相关?

长铗:我的工作和创作都跟区块链有关

以前创作科幻小说时,写过未来科技相关的小说。首先,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系统,在科幻小说当中有很多类似桥段的小说。有一个资深科幻作家写的小说叫做《蚂蚁》,蚂蚁形成了自组织的行为,蚂蚁个体虽然都是低智的,但通过一定规则组织起来之后,宏观上就会形成和人工智能媲美的智慧,这也是一个分布式系统。

我自己写过一部科幻小说《屠龙之技》,小说核心思想一个就是计算即权力;二是计算会放大人们的能力。

比特币世界和这个很相似,首先挖矿是计算。在比特币世界里,谁掌握了算力,谁就掌握了权力。同时,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也是一个黑客,我小说的主人翁也是一个黑客。他几乎是凭一己之力创造了这么宏大的工程,也是因为计算编程能力放大了人的能力。这是我和科幻、区块链交集的一些地方。

陈楸帆:我在翻译的小说里用区块链技术做慈善

我刚刚翻译了著名科幻作家刘宇昆的一篇小说《12个明天》,下个月出中文版。刘宇昆是《三体》的翻译者,他还写过一本小说《拜占庭移情》。

刘宇昆老师在这本小说里构想用区块链技术做慈善。慈善原本是一种非常中心化的运作机制,我们会把钱捐给慈善机构,由慈善机构决定把钱分配给哪些灾区或者灾民,其中有很多不可见的黑盒子,影响了我们对慈善机构的信任。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那么,我们怎么样用区块链技术建立共识,把大家的募资,资金的分配变成非常民主,公开,透明?这本小说里就写到了怎么用区块链技术传递VR的文件,用区块链传递VR文件,让全球都上链的人同一时间看到VR的体验,亲身到达灾区体验灾民所面临的困境,决定把他们的钱捐到哪里去。

詹克团:区块链本身就很科幻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我读的科幻小说不算多,《三体》确实是很震撼。区块链本身就很科幻。我经常讲的一句话,比特币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私有财产。因为在比特币诞生之前,所有金钱、土地、黄金、奴隶、牲畜,当你人身自由失去时都不是你的,只有比特币不一样。甚至我们可以科幻的假设,如果把自己冰冻起来,几个世纪之后再回来,你还可以使用比特币。还可以再科幻一点假设,如果有轮回,你死了之后,在下一辈子能够记住今生比特币密码,还可以再使用。

刘慈欣:区块链的出现,是现实世界走向虚幻世界的重要一步

从小的方面来说,我没有见过科幻作品里有区块链的东西,但区块链确实是有科幻色彩。从大的方面来讲,我们现在正处在大迁徙时代,正在从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迁徙,这是科幻小说最常表现的主题。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区块链用数字在虚拟世界里建立一个很稳固的信用系统。以前信用系统大多是由强大的权力机构建立,比如国家。信用系统以前在虚拟世界还没有,现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了,使得虚拟世界也有了信用系统,可以说向前迈了一大步。基于这个信用系统,虚拟世界就可以做很多现实世界能做的事情。比如最典型的例子:自己可以发行货币。以前现实世界发行货币,只能由国家发行,这样的话,虚拟世界成为现实世界平行的世界,向前走了一大步。

按照这个进程,可能某一天有一个节点,虚拟世界将变成现实,而现实世界将变成虚拟世界。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都会在虚拟世界里完成。那个时候你如果在现实世界待的时间太长,那对生活是不负责任。现在成年人的网瘾一样,我觉得这一天不会太远。

假如星际之间有文明,将如何建立文明?

长铗:宇宙中的共识,不是黄金,而是数字

假设存在不同的宇宙文明,这些文明之间彼此都不互相信任,怎么办。我们怎么建立共识,这个问题特别像是耳熟能详的拜占庭将军,这个问题已经应用于区块链的共识。

现在大都知道比较靠谱的方式,是工作量证明机制,将计算引入到共识。计算是一种基于数学的共识。这个共识不需要信任任何人,在整个网络节点彼此都不是互相信任的,甚至也不认识。数学是宇宙中最朴实的法则,我们可以稍微开一下脑洞:假设存在星际贸易、星际互联网,我们拿什么东西和外星人贸易,使用什么货币?

很显然,不会是黄金,因为黄金在宇宙中分布并不均匀,黄金的化学性也未必稳定。也肯定不会是各国的法币,美元对外星人来说就是一张废纸。宇宙中的共识,不是黄金,而是数学。具体是不是区块链的形式,我觉得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至少是一种选择。

对于货币的认知,其实就是不同星际文明的共识。还牵涉到很多,比如对制度、对资源的共识,都会参考数学。

星际文明之间要建立共识,有一个难点是延迟通讯,没办法超越光速。这会不会影响共识和信任,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王启亨:地球是一个局域网,对一个点来说是全局的互联网。对于月球来说,对于火星来说,就是一个局域网。在局域网之间如果要达到共识是要考虑光速。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我们正在菲律宾做考察,很多地方没有互联网,我们将会在这些没有互联网的地方,比如一个岛上,用区块链的方式构建一个局域网。局域里的每个点都连接在一起,每个点有内存。因此在这个岛上,我们及时构建了价值互联网,因为里面的Token都可以支付。一个岛上形成地球一样完善的一整套互联网+价值互联网,当这个岛和互联网连接起来时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还挺期待。

陈楸帆:将来,人的意识最终会变成数据化的形式,可以放在链上。每个人的生命都可以上链,不同的链之间也可以跨链,这样的话有可能人就能实现永生。这也是《西部世界》第二季里探讨的问题,它探讨的就是人怎么样通过数据化的过程实现永生。我们可以把自己的意识自由上传到云端,或者放到链上。到那个时候我们珍视的情感,伦理等问题,都需要重新思考,重新反思。

罗金海:首先非常感谢长铗,他能够把刘慈欣老师请到这里,值得我们用掌声赞誉的一件事情。刘慈欣老师之前一直没有为比特币、区块链发过言,但我觉得在币圈里有他的说,太多的传说。币圈的朋友最后落地还是在谈《三体》,但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科幻是路人。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关于区块链星际文明,我觉得星际文明的连接,首先还是担心地球文明能不能生存下去,这个问题比较严重。对未来的区块链,区块链相对应的点,和科幻世界哪些比较接近,一个是森林之树;二是星际争霸的神经锁。

 当意识上传到网络,如何与AI建立共识呢?

长铗:开个脑洞,是否存在灵魂地址?

大迁徙这个词非常好,现在似乎一切东西都在区块链化,或者互联网化。首先财富已经上链了,甚至美元都上链了,下一步就是资产上链,金融资产,非金融资产,非标资产等等。很自然的,人的意识也可能会上链。

区块链有很多观念,已经影响我个人对一些司空见惯事物的理解。我在这儿开个脑洞:是否存在灵魂地址?比如生和死,比特币也有死币和活币概念。所谓死币,就是一些币被打到谁也不知道它的私钥地址上去。其实这些币并不是真正的死去,但对地球上所有人来说,在数学上意味着已经死掉了。目前你是很难判断出它的私钥,既然没有人能掌握它的私钥,它无法和外界进行交互,所以就死掉了。

有没有一种想象,人类的生与死不具有绝对界限,只是数学上的相对概念。是否存在一个灵魂地址?

像诺贝尔生物学奖得主发现DNA双螺旋结构,克拉克的科学家就曾经在生物结构上探索过是否存在灵魂地址。如果存在灵魂地址的话,我个人认为意识的上传也好,复制也好,当然是有可能的,这是意识的上传。

刘慈欣:意识上传离现实还存在很大技术障碍

首先上传意识这件事,科幻小说里经常出现。但从目前的技术状况来说,上传意识的实现,中间还存在着大量的技术障碍。目前,脑科学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如果我们对自己大脑的结构,思维模式不太了解的话,实现意识上传可能还是很困难的,真正能实现意识上传是很遥远的事情。当然这个一旦实现,整个世界会发生完全的变化,我们根本认不出来了。

至于我们和AI相互之间的信任感,这种信任感可能很困难。假如AI智力远超出人类,双方智力之间巨大差异的情况下,很难建立信任感。就像我们和蚂蚁建立信任感,我认为很困难。

刘慈欣:真正黑暗的是人类掉进技术安乐窝

面对AI的发展,我们常常有一种危机感说:AI会抢走我们的工作。说是90%以上的岗位会失业,未来学家们很恐惧会出现上世纪初出现的“卢德运动”,工人大量捣毁机器,社会动乱,失业者引发动荡。

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最黑暗的景象,真正黑暗的是人类掉进技术安乐窝。

之前人类所面临的饥饿、战争、疾病、贫困,其实不完全是挑战,对整体人类来说,它很可能是激励机制。它激发我们生存的意志,激发我们去开拓新空间生存的愿望和欲望。假如说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拥有很富足的生活,人类掉到这个坑里很难再爬上来了,这是很可怕的陷阱。甚至可以预测,这是人类面临最大的威胁。无论从个人来说还是社会群体来说,一旦掉到这个技术,安到窝里,很难再爬上来。

互动

我们是大迁徙时代的见证者,从未来看现在,现在的我们是原始人。因为我们在见证时代,请每一位老师做一个时间胶囊,你想对未来说什么?

陈楸帆:原谅我们吧,我们还只是个孩子!

罗金海:货币就是人,人就是货币。信仰即权力。

长铗:在某个地方几米深之下有一个盒子,那里有我的意识,请把我放出来!

王启亨:未来从今天开始。

刘慈欣:我相信技术将会越来越深刻的影响人类。我相信未来的人们,我有幸见到你们的时候,我可能认不出你们是人类了,没有办法辨别你们是不是还有生命。但我希望不管未来的人类变成什么样,甚至变成计算机内存中的一堆数据,我还是希望你们能保持人之所以被称为人最本源的东西。这是我对未来的希望,谢谢。

乌镇现场•刘慈欣参加跨界对话:当区块链遇上科幻,会产生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比特币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